粗心母亲忘取钥匙四岁男童驾车,铜仁市的士傍晚6时交接班市民打车

陈女士心有余悸地说,约2000米的道路隔离护栏有4处损坏,一位的士车司机告诉记者

12月6日傍晚,铜仁市开发区铜江大道四中附近上演惊险一幕:一年约4岁男童,趁母亲下车办事,跨上电动车,手握加速手把,电动车启动并驶出近100米之后,人车一并摔倒在地,万幸的是,小孩安然无恙。当日傍晚7时左右,记者经过铜仁市开发区铜江大道四中路段,看到一辆电动车摔倒在地,一个约4岁左右的男孩被压在车身下面动弹不得。一市民跑过去将车子扶起,小孩立马站了起来。庆幸的是,男孩在惊险“表演”中平安无事。“这是谁的电动车,车主太粗心了,要遇上车流量大,不出事才怪!”市民议论纷纷。很快,一中年女士跑过来,自称姓陈,电动车是她的,孩子是她的儿子。陈女士告诉记者,她将车停放在路边后,忘了关电源,也未取钥匙,便前往对面的文具店购物。见儿子平安无事,陈女士心有余悸地说:“我真是粗心到家了!”

杨女士:我是开发区南方医院人防新村小区的住户。

连日来,记者接到很多市民电话反映,称在铜仁市城区每天傍晚6时左右,正是下班和社交繁忙的时刻,出租车却经常“合理拒载”,有时在路边站上半个小时依旧坐不到车。“每天下午5点半到6点半之间,是的哥们默认的交接班时间。”一位的士车司机告诉记者。记者了解到,繁忙时段交接班并不是任何部门、企业的规定,而是司机之间的约定。高峰期打的难,不但市民烦恼,的哥其实也很无奈。昨日有司机告诉记者,每天因为交接班而减少的收入在20元至30元之间,每辆车一个月要损失700元左右。市民:交接班成为“合理拒载”的理由“出租车的交接班时间应该改一下,总是在最需要坐车的黄金时段交接班,司机就以此为由‘拒载’,这样一来,减少了他们的收入,也给市民生活带来了不便,希望有关部门重视一下。”一位上班族坦言。这一意见,多名接受记者采访的市民都表示“说得在理”。家住烟厂却在火车站地段上班的张女士说,每天下午6点下班得赶紧回家给生病的老人做饭,照顾年幼的孩子,但这个时段刚好是的哥交接班时间,过往的空车司机要么挥手拒绝,要么停下来问问顺不顺路,不顺路免谈。更让她郁闷的是,有些刚已经交过班的司机一听是开发区,路程比较远,一溜烟便跑了。经常是30分钟都打不到车。3月21日下午5点50分,记者和朋友从金滩批发市场扛着一套电脑桌椅出来打的。前后拦了20余辆空车,均被司机以交接班为由“合理拒载”。其中有2辆车事先并没有问记者到哪点,等东西装好,人上车一讲,到开发区,司机马上就说“要交接班了,去不了”。直到6点30分记者才打到车,而且司机很不情愿从金滩跑到开发区,记者最后承诺支付10元车费,才得以顺利赶回。司机:内部约定的基础是利益均享司机黄先生昨日下午告诉记者,他粗略估算了一下,平均每天因为交接班而丢失的收入在20元至30元之间,每辆车一个月损失700元左右。按此标准计算,全市出租车一年下来,因为交接班的损失数目就十分可观了。“如果交接班太晚了,白班司机把傍晚这个高峰期全部占去,那么晚班司机基本就没钱可赚了,谁还愿意开这个车呢?”黄先生说,傍晚的黄金时间一人一半,这是司机们的内部约定,其基础就是“利益均享”。一家出租车公司负责人告诉记者,对于何时交接班,交通部门、行业协会和企业都没有任何要求。司机们租下车辆以后就是自主经营、自负盈亏,他们有充分的自我安排权利。铜仁市的士交接班时间,大致都在下午5点半到6点半。业内人士:合理改进,现状有待转变开过8年出租车才转行的老司机赵先生说,交接班造成的乘客、司机双方的困扰一直存在,但自己做司机时则与拍档一同解决了问题。赵先生与拍档之间是按周轮班,“这周我开白天,下周他开”。他们的办法是,赵先生这周开白班,交接班时间可以定为下午4时30分,等到下周开白班的时候则定为晚上7时30分,如此轮换,对于拍档而言也是同样道理。“这样在时间上其实一样是公平的,而且可以保证收入不受损失。”在采访中,很多的哥也积极出点子。“到交接班时间最好在车上放个牌子,写明交接班时间、地点,乘客看见了,顺路的就招手拦车,司机也能再拉一趟。以交接班双方签的交车时间为准,在管理部门备案,统一制作牌子。”“建议交接班时间改为下午5点。因为这个时段还没到下班高峰期,方便交接。”“要调整交接班时间就要与承包金挂钩。如果交接班时间提前,相应的承包金也要提高。”……城市客运管理部门相关人员表示,铜仁市的士车以交接班为由拒载,高峰期打车难的问题确实长期存在。今后将按照城市人口和交通网络规划情况,适时适量增加城市客运运力,缓解压力。同时,就交接班的时间规范上,早晚班司机可以灵活处理,尽量避免在高峰时段交接班。职能部门今后也将对其进行合理规范的引导与管理。

2月23日下午,我驾车从谢桥回家,经过铜江开发区南方医院路口左转时,一名青年男子从人行道隔离护栏处窜出来,吓得我猛打方向盘避让,待我将车停在道路右侧后,这名男子已经若无其事地走远了,简直太惊险了!吓得我半个多小时都平复不了心慌。那条路车流量本就大,要是避让不及时,或是避让时撞击到其他车辆、行人,后果不堪设想。

2月24日下午,记者来到铜江开发区南方医院路口,看到离路口不远处的人行道隔离护栏被损坏,车行道中央侧对路口的隔离护栏也被损坏,路中间形成一个两米多宽的缺口,不时有行人借两处缺口横穿马路,而就在缺口处上行30米左右、下行10多米处均设有人行斑马线。

据正在附近拉客的的哥唐师傅反映,他也曾遇到与杨女士一样的“惊吓”。几天前的一个深夜,唐师傅开车从南方医院路口经过,一名男子从车行道中间的护栏破损处窜出,吓得唐师傅向右猛打方向盘,紧急刹车。“因为是深夜,车辆、行人很少,所以车速比平时快一些,幸好没撞到人,真希望有关部门及时将损坏的隔离护栏维修好。”说起此事,唐师傅仍心有余悸。

随后,记者从开发区同康医院交叉路口开始往污水处理厂路段观察,约2000米的道路隔离护栏有4处损坏,人为破坏痕迹明显,有的甚至为图方便直接将护栏拆除,留出“通道”。而这约2000米的路段上,一共设有人行斑马线4处,即使绕行人行斑马线也耽搁不了多少时间,但在记者一路观察的30分钟内,就7次看到有市民通过隔离护栏缺损口穿行,更有个别行人竟一路小跑横穿马路,全然不顾疾驰的车流。

带着市民们反映的情况,记者联系到市政公用设施管理处。据该处负责人介绍,该路段确实存在人行护栏损坏情况,为规范道路交通秩序,按照市交警部门的要求,该处于2015年9月7日在开发区转盘至菜市场门口两侧人行道上设置了人行隔离护栏;但因周边商户人为破坏,致使该路段多处护栏经常缺失、损坏,“我处曾多次进行维修,但效果不佳,也希望广大市民能自觉爱护市政公用设施。”该负责人同时表示,管理处将马上安排施工队伍对该路段缺失、损坏的护栏进行维修安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