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赢366的网站 1

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男性心理分析

一句一句道出了日本女人的温柔腼腆之美——,中国名人为何娶日本爱人,那一声珍重里有蜜甜的忧愁——

提起日本女人,人们就会都会想起描述世界上最幸福生活的那一个句子:娶日本的老婆,有中国的厨子,拥法国的情人,住美国的房子。娶一个日本女人作妻子,是男人们的终极梦想。

男人为何都愿意娶日本女人为妻呢?许多中国名人都娶了日本爱人,老一辈不说,如当过体育部长的乒乓球世界冠军庄则栋、著名小提琴家盛中国等,这是为什么呢?中国名人为何娶日本爱人?我看还是源于那句话:世界上啥最好?哪里是天堂?“天堂就是——拿美国的薪水,吃中国的菜肴,住法国的堡垒,讨日本的太太。”

沙扬娜拉一首——赠日本女郎  徐志摩

大诗人徐志摩曾写过一首脍炙人口的《沙扬娜拉》,一句一句道出了日本女人的温柔腼腆之美——

盛中国和妻子濑田裕子

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

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

确实,日本女子的魅力,举世闻名。她们樱花般的艳丽、温顺、妩媚、典雅,蝴蝶夫人式的情意缠绵、生死相从,已经有许多艺术作品描绘过。20世纪以来,中国的许多文化名人,不仅曾在文字上表达对于日本女子的观感,而且在实际生活里,拥有日本爱人。

像一朵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

像一朵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

徐志摩以《沙扬娜拉》一诗,将日本女子歌成极品: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像一朵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道一声珍重,道一声珍重,那一声珍重里有蜜甜的忧愁——沙扬娜拉!

道一声珍重,道一声珍重,

道一声珍重,道一声珍重,

中国男人为什么愿意迎娶日本女人

那一声珍重里有蜜甜的忧愁——

那一声珍重里有蜜甜的忧愁——

另一位风流人物郁达夫的见识就丰富多了,他在《雪夜》里写道:“日本的女子,一例地是柔和可爱的;她们历代所受的,自开国到如今,都是顺从男子的教育。并且因为向来人口不繁,衣饰起居简陋的结果,一般女子对于守身的观念,也没有像我们中国那么固执。

沙扬娜拉!

沙扬娜拉

又加以缠足深居等习惯毫无,操劳工作,出入巷里,行动和男子无差;所以身体大抵总长得肥硕完美,决没有临风柳弱,瘦似黄花等的病貌。更兼岛上火山矿泉独多,水分富含异质,因而关东西靠山一带的女人,皮色滑腻通明,细白得像磁体,至如东北内地雪国里的娇娘,就是日本也有雪美人的名称,她们的肥白柔美,更可以不必说了。

       
《沙扬娜拉一首——赠日本女郎》是徐志摩1924年5月随泰戈尔访问日本时所作。

虽说中国女子的温柔不掺半点假,却从未见过哪一位现代诗人对她们作过这样的赞美,一到东瀛女子身上便焕发出无限的魅力。事实上,日本女人确实有着吸引男人的恬淡之美,符合了男人的需求。

所以谙熟了日本的言语风习,谋得了自己独立的经济来源,揖别了血族相连的亲戚弟兄,独自一人在东京定住以后,于旅舍寒灯的底下,或街头漫步的时候,恼乱我的心灵的,是男女两性间的种种牵引,以及国际地位落后的悲哀。”

        全诗仅五句,状写了日本女性的温柔多情,楚楚动人。

日本女人温柔怡人

上一篇123下一页

       
作者选择“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这一特征性镜头,表现出日本女子告别时的鞠躬姿态,显示了多情女子的性格和复杂的内心活动。

日本女人说话总是轻声细气,不慌不忙,莺声细语中透着一份女性特有的妩媚,虽然日本女人并不是长得特别美,很多也只不过是大众脸,没有特色,身材也不够丰满,没有性感诱人的曲线,但她们性格中的恬静与温柔总能让男人心驰神往。哪个男人不希望拥有一个言听计从,千依百顺的女人呢?尤其是作为妻子,把自己伺候得妥妥贴贴,既省心又窝心。

必赢366的网站,       
“像一朵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传神的表现出这一女性的温柔、幽雅和纯洁。

日本女人是居家能手

       
一声声珍重,更是写出了该女子的贤良与温柔,表现出女郎与诗人之间的真挚友情。

日本女人向来以结婚为傲,传统的思想作用下,都不会把个人的个性发展,前途想得特别深。她们所关注的是能否嫁个好人家,下半生的生命重心便全在这一个新的家庭,以及一家之主之上。为了这个家,她们可以任劳任怨,可以没有自己的时间,将一切奉献给这个家,以及这个男人。自然能让男人收获无限的踏实与快感。同时,日本女人在家事上都很勤快,居家事无大小都能处理得井井有条,是个居家能手。

        最后不得不说出的“沙扬娜拉”,更是写出了依依惜别的深情。

上一篇12下一页

       
作者通过对女郎身姿、情感的描绘,不仅表现了对女郎的依依惜别的深情,还有对该女子万般柔情的感受和赞美。

       
在《沙扬娜拉一首——赠日本女郎》这首诗中,作者运用多种艺术手段描绘送别女郎“温柔”的举止,从而再现了特定环境中的日本女性的鲜明形象。

        第一点,选取日本女性具有特征性的动作予以描绘,并传达出视觉感受。

       
第二点,运用比喻,形象地表现女郎的神态、风姿,传达她内心复杂微妙的情绪。

       
第三点,从视觉形象的描写转而又用听觉形象的描写,突出表现女郎的话语声音。

       
1924年5月,泰戈尔、徐志摩携手游历了东瀛岛国。这次日本之行给他留下深刻的印象。在回国后撰写的《落叶》一文中,他盛赞日本人民在经历了毁灭性大地震后,万众一心重建家园的勇毅精神,并呼吁中国青年“Everlasting
yea!”——要永远以积极的态度对待人生!

       
这次扶桑之行的另一个纪念品便是长诗《沙扬娜拉》。最初的规模是18个小节,收入1925年8月版的《志摩的诗》。再版时,诗人拿掉了前面17个小节,只剩下题献为“赠日本女郎”的最后一个小节,便是我们看到的这首玲珑之作了。也许是受泰戈尔耳提面命之故吧,《沙扬娜拉》这组诗无论在情趣和文体上,都明显受泰翁田园小诗的影响,所短的只是长者的睿智和彻悟,所长的却是浪漫诗人的灵动和风流情怀。诚如徐志摩后来在《猛虎集·序文》里所说的:“在这集子里(指《志摩的诗》)初期的汹涌性虽已消减,但大部分还是情感的无关拦的泛滥,……”不过这情实在是“滥”得可以,“滥”得美丽,特别是“赠日本女郎”这一节,那萍水相逢、执手相看的朦胧情意,被诗人淋漓尽致地发挥出来。

       
诗的伊始,以一个构思精巧的比喻,描摹了少女的娇羞之态。“低头的温柔”与“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两个并列的意象妥贴地重叠在一起,人耶?花耶?抑或花亦人,人亦花?我们已分辨不清了,但感到一股朦胧的美感透彻肺腑,象吸进了水仙花的香气一样。接下来,是阳关三叠式的互道珍重,情透纸背,浓得化不开。“蜜甜的忧愁”当是全诗的诗眼,使用矛盾修辞法,不仅拉大了情感之间的张力,而且使其更趋于饱满。“沙扬娜拉”是迄今为止对日语“再见”一词最美丽的移译,既是杨柳依依的挥手作别,又仿佛在呼唤那女郎温柔的名字。悠悠离愁,千种风情,尽在不言之中!

       
这诗是简单的,也是美丽的;其美丽也许正因为其简单。诗人仅以廖廖数语,便构建起一座审美的舞台,将司空见惯的人生戏剧搬演上去,让人们品味其中亘古不变的世道人情!这一份驾诗驭词的功力,即使在现代诗人中也是罕有其匹的。而隐在诗后面的态度则无疑是:既然岁月荏苒,光阴似箭,我们更应该以审美的态度,对待每一寸人生!

必赢366的网站 1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