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7

鸭绿江上的春天,但使龙城飞将在

这和美军飞行员有战斗机F-86有很大关系,苏联飞机就出现在了朝鲜上空,中国从苏联请来一支空防混合部队帮助防范来自台湾的空袭

在人类漫长的战争史上,经常会出现两军实力相当、长期相持的局面。这种相持出现在哪个地段,通常有决定性意义的因素是后勤补给而不是双方将士的战斗力。我们可以看到,对抗美援朝战争中的志愿军来说,这条相持线划在三八线上已经是当时中国军队补给能力的极限。这并不是说当时的补给能力不能及于汉江以南,而是在美军疯狂的空中绞杀下,补给物资根本难以送上前线,常常在路上就被摧毁殆尽。

1952,鸭绿江上的春天苏空军隐名密战米格机叱咤蓝天

图片 1

战斗机性能

朝鲜战争初期,美国空军动用了44个驻扎在远东地区航空大队的657架作战飞机来对付北朝鲜,而朝鲜人民军空军当时还没有喷气式歼击机,只有20架性能落后的战斗机,高射炮也很少。而中国空军的作战部队当时还没有真正组建起来。

图:米格15战机与老对手空中纠缠

但是,在靠近中国国境的地区,为了掩护自己的运输线,志愿军空军和秘密参战的苏联空军遥相呼应,令“联合国军”吃尽苦头。世界空战史上着名的“米格走廊”就是美军飞行员对鸭绿江一线空域的绰号,因为中苏空军的米格-15战斗机经常出动,不断在这里给美国和其他“联合国军”造成损失。

在这个关键时刻,苏联到底持什么态度?是作壁上观,还是积极参与?按照斯大林原先的说法,苏联空军只在中国境内担任空防,绝不进入朝鲜境内。苏共中央高层认为,苏联空军进入朝鲜是关系到引起第三次世界大战的最敏感问题。

引子:共和国成立后,台湾问题尚未解决,各项事业正是百废待兴之时,不料朝鲜人民军越过三八线引燃半岛战火,中美双方因各自国家安全利益的关切而发生剧烈的军事对抗。数十万志愿军战士跨过鸭绿江进入朝鲜,刚刚成立的共和国,开始了与世界上军事实力最强大国家长达近三年的战争。

美军除了飞机数量多,在空中的单机战斗力也相当强悍,这和美军飞行员有战斗机F-86有很大关系。这种优秀的战斗机水平机动性能极佳,适合缠斗。

然而,1950年11月1日,在志愿军10月25日正式打响地面战斗后的第7天,苏联飞机就出现在了朝鲜上空,并投入了战斗。尽管只是在鸭绿江上空,也足以说明斯大林的决心和对毛泽东出兵决策的支持。

1、浴火成长

如果看某些战例中的表现,中国空军简直比苏联“老大哥”还能打。在朝鲜战场的空战中,苏军曾经组织了一个“猎人”小组,全部由最优秀的苏联飞行员组成,试图迫降一架F-86拿回去研究。这个傲气到“告诉我们F-86在哪里,别的你们就不用管”的精英小组,在和美军的交手中很不顺利,先后损失了三名优秀飞行员也没能完成任务。但是,在中国空军的战例中,却经常出现一些类似赵子龙冲长坂坡的场面,比如击落过五架F-86的蒋道平,就曾经以一架单机主动攻击四架美机,并当场击落一架。

尽管二战中,苏联损失惨重,承受了巨大的牺牲,急需一段和平时期休养生息,积聚国力。但美国轰炸海参崴附近的苏哈亚列卡空军基地,把战火燃到苏联家门口,实在是欺人太甚。斯大林不愿坐视美国在远东扩张势力,认为这是对刚刚建成的社会主义阵营的挑衅和威胁,因此决定秘密出兵,给美国一个“响亮的耳光”,教训教训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山姆大叔”。

共和国空军的建设,最早是在苏联人的帮助下起步的。1949年底,苏联派出专家来华,帮助新中国建设空军。1950年,中国从苏联请来一支空防混合部队帮助防范来自台湾的空袭,解放军空军的第一支部队——第4混成旅的建制就是效仿这支空防混合部队,甚至连装备也来自该部队。

空战“一招鲜”

1950年11月初,中国人民志愿军向“联合国军”发起第一次进攻,并取得胜利时,苏联空军并没有按兵不动,而是及时出现在鸭绿江上空,并且越过鸭绿江,掩护中国人民志愿军运送武器装备的通道,发挥了巨大作用。

1950年11月,空4师接收苏联空军第28师的装备,包括60架米格15驱逐机、2架雅克12通信机、运油车、加油车、牵引车等地面设施。组建完毕的空4师很快成为中国空军在抗美援朝战场上的先锋和主力部队。

这简直令人觉得没有天理了:见识过二战大空战的苏联空军,都讨不到好,为何中国空军的飞行员却能玩这种千骑破万骑的游戏呢?中国空军在朝鲜前线打出这种奇怪的现象,原因之一是中国空军也拥有一款优秀的战斗机—米格15式喷气式战斗机。

在这以前,斯大林还决定让志愿军以半价或者折价的形式大量赊购了苏联的武器装备,赊购的贷款年利为1%。到朝鲜战争结束时,苏联共向中国提供了64个陆军师和22个空军师的装备,其中有20个师的装备是斯大林亲自作出特别决定,无偿赠送给中国的。

1950年12月起,进驻丹东的苏联空军第50师开始带领中国空军训练,为期一周,由苏军讲解敌机的性能、作战任务、战斗动作、惯用战术等。在没有战斗和值班任务时,苏军带来中国空军进行战区试航、练习返航及战斗动作。

米格15式战斗机虽然是那个时代优秀的战斗机,但是与F-86相比,米格15并不占优势。苏联组成的“猎人”小组之所以表现不佳,就是因为拿米格15去“抓”F-86就不得不跟它缠斗,而进行这种短兵相接的厮杀,发动机马力更为强劲的F-86显然更为拿手,人家转弯半径就比米格15少三分之一。

1950年中苏进行购买战斗机的谈判时,苏方只同意向中方提供性能落后于美国F84型战斗机的米格9型战斗机,斯大林知道后,严肃批评了苏方谈判人员,指示向志愿军无偿提供372架性能优于美国F84型战斗机的米格15型战斗机。不久,斯大林又一次亲自作出特别决定:苏联为中国空军更换性能更好的米格15比斯型战斗机。斯大林的这些决定,不仅是对赴朝作战的中国志愿军最切实的支持,也是对中国空军建设的极大帮助。

12月28日,空4师第10团28大队的10名飞行员开始战斗值班,中国空军正式进入战斗状态。空军指挥部与苏军协商,区分高度层和通讯方式,以免友军误伤。1951年1月29日,志愿军空军第28大队队长李汉和他的战友们在苏军前发现敌机,在高度不到3000米时强行过江,率先发炮击落美军一架F84战机。

然而,中国飞行员却不这样打,他们对付美军的战术,是争取提前发现对方,然后利用米格15垂直机动性更优秀的特点迅速爬高,抢占高空阵位向美机发动俯冲攻击。遭到袭击的美军飞行员如果没有被当场击落,往往利用娴熟的技术作出五花八门的动作,试图绕到中国飞机后面去反守为攻,结果却发现中国飞机早已踪影不见。偷袭未中的中国飞行员并不跟美国人比技术,不管你怎样玩花招,自己只是直接朝上方拉起来,找机会再从上向下重复这种鹞鹰捕雀的游戏。

抗美援朝战争打响后,苏联部长会议主席斯大林命令国防部长华西列夫斯基元帅负责向中国派遣航空兵师,苏联决定派空军歼击航空兵师和国土防空军高炮部队参战。

1951年2月,空4师第12团开始实战锻炼,和第10团28大队一样,和苏军混合值班。但因飞行员技术尚不成熟,加之求战心切,接连出现机毁人亡的事故,一战未打就损失了4架飞机和4名飞行员。

这种简单到有点儿傻乎乎,几乎没有技术含量的战术令美军十分恼火又无可奈何。说来有趣,“MigAl-ley”,我们通常翻译作“米格走廊”,而英语的原意是“经常有米格出来打闷棍的小巷”,这个绰号可说与中国空军的战术十分神似。突然袭来的米格战斗机加上它一打一个大窟窿、挨上就要命的37毫米航炮,确实活像突如其来的闷棍。

值得历史记上一笔的是苏联飞行员的良好表现。他们在得知美国侵略朝鲜时,都十分愤怒,纷纷请战,要求到朝鲜前线与侵略者作战。1950年11月,苏联十月革命节的红场阅兵刚刚结束,在莫斯科郊外的机场上,一队队从全苏空军中挑选出来的战斗机飞行员精神抖擞,整装待发,准备开赴中国参加朝鲜战争。

1951年9月25日,第12团出动20架飞机,和苏军100多架飞机一起在新安州上空和数十架美军F-86空战,这是空军第一次大编队空战。在这之后的空战中,空4师先后出动20次师级编队,进行了10次大规模空战。空4师第四次进驻丹东时已经具备了较为丰富的经验,并开始带领第12师和第15师作战。

首次参战的有3个歼击机航空兵师:第28歼击航空兵师,辖第67、139航空兵团;第50歼击航空兵师,辖第29、177航空兵团;近卫第151歼击航空兵师,辖第28、72航空兵团。这3个航空兵师配置在中国境内的鞍山和安东等机场,装备的是当时世界上最先进的苏联米格-15歼击机。

1951年11月6日至30日,为打破谈判桌上的僵局,志愿军空军首次在战场上使用轰炸机,并三次轰炸了朝鲜西部海域中的大和岛与小和岛,史称“轰炸大和岛”。11月6日16时左右,志愿军空军第8师9架图2轰炸机顺利完成任务,全部安全返航;11月29日,空军第10师夜航大队出动10架图2轰炸机夜袭大和岛,没有找到预定的目标敌舰后全部返航;11月30日,空军第8师奉命轰炸小和岛。下午,空8师9架图2轰炸机比预计时间提前了4分钟完成编队,空2师负责掩护的16架拉11战斗机按时从凤城机场起飞,原本计划在空中与轰炸机编队会合,然而由于轰炸机编队提前4分钟到达而不得不猛追。负责护航任务的空3师米格15战机刚刚从丹东起飞,被整个编队甩在了后面。美军已经提前截获相关的情报,此时美国远东空军第4联队的31架F86战机已经倾巢而出,从后面开始攻击志愿军空军编队。拉11虽然还是活塞螺旋桨飞机,但此刻面对性能、数量全面占优的F86喷气式战机时却毫不示弱,立即上下翻飞与美机展开殊死搏斗。在这次战斗中,空2师损失3架拉11,空8师损失4架图2,15名飞行员牺牲。

1950年11月,从全苏空军中挑选出来的飞行尖子换上中山装,以普通旅客的身份乘坐火车前往中国东北。1950年12月,上述3个航空兵师在中国东北合编为第64歼击航空兵军,军长为别洛夫少将。苏联航空兵克拉索夫斯基上将为首的苏联空军作战组对苏军参战的航空兵实施总的领导。苏联空军的主要任务是保护鸭绿江上的桥梁、发电站和大坝,以及在中朝边境以南75公里之内北朝鲜领土上的交通线和飞机场,以免遭敌机的袭击。

1952年12月3日,中国空军3师9团1大队的王海率12架歼击机飞越海面直插清川江口,迎击美空军王牌飞行队——第51联队的40多架敌机,在15分钟内击落击伤敌机6架;在整个抗美援朝期间,王海不仅取得了个人击落敌机4架、击伤5架的志愿军空军最高纪录,而且还率领王海大队空战80多次,取得了击落、击伤敌机29架的成绩。

第64航空兵军从沈阳和鞍山基地转场到中朝边境上的安东机场,仅在11月上半月,苏联飞行员便取得了击落23架美国飞机的优秀战果。同时,斯大林决定分两批再为别洛夫增派120架米格-15新式战斗机。

图片 2

苏联喷气式歼击机米格-15投入战斗对朝鲜的整个空战局面有很大影响,特别是对被称作“空中堡垒”的美国B-29战略轰炸机造成极大威胁。每一次交锋都以美国人遭受沉重损失而告终,重创给他们造成了很大的痛苦和刺激。因为四个发动机的轰炸机价值昂贵,一旦被击落真金白银灰飞烟灭,让美国人损失惨重;同飞机同归于尽的常常是10至12名的机组人员一并阵亡,一网打尽的结局更让美国人魂飞魄散,心有余悸。

经过朝鲜战争近三年的战火洗礼,中国空军在战争中学习战争,在生死格斗中锻炼成长。朝鲜停战协议签署之后,中国空军已经有驱逐机航空兵10个师21个团、轰炸机航空兵2个师3个大队,近八百名飞行员和六万名地面人员得到实战锻炼。朝鲜战争中,空军共击落美机330架、击伤95架。一大批陆军转行到空军的指挥员和战士,见识了现代意义上的空战,对共和国空军建设和国防事业发展具有着重要的意义。

过去,美国飞机可以在300米低空俯冲轰炸,还可以反复轰炸,肆无忌惮,如入无人之境。而现在苏联防空火炮的对空射击迫使战略轰炸机只能在6000-7000米以上的高度实施轰炸,从而大大降低了投弹的准确性;而性能优越的米格-15飞机参战又迫使美国轰炸机只能在目标区停留很短的时间,这样也阻滞了美国空军执行其轰炸任务。

2、防空之痛

从1950年11月,斯大林派出13个航空兵师进入中国担任空防任务起,1951年1月10日起,随着朝鲜战场上的战线向南推进,斯大林又同意用2个航空兵师为志愿军掩护清川江以北辑安至江界、安东至安州100多公里的两条铁路运输线,以保证后勤供应,这实际上已是让苏联空军直接进入朝鲜参加作战了。可见,斯大林虽然口头上没有允诺中国领导人,保证要派空军赴朝直接参战,但实际上苏联空军一开始就已参加了抗美援朝战争,斯大林是以实际行动来支援抗美援朝的。

朝鲜战争爆发之初,美国空军投入飞机800余架,之后数量逐步增加,最多时达2100余架。美国空军在支援其地面部队作战的同时,重点轰炸中朝军队的后方设施和交通线。志愿军入朝初期,全军只有1个高炮团另3个独立高炮营。到1951年春季第四次战役时,中国人民志愿军高射炮兵达4个师、1个团又90个独立高炮营,重点掩护修建中的机场、后方车站、大型桥梁等目标,并以部分兵力掩护作战部队。

1951年2月,苏联为了使空军飞行员获得实战经验,决定对苏军航空兵进行轮战。2月中旬,第28、50歼击航空兵师回国,第324歼击航空兵师和303歼击航空兵师开赴中国参加朝鲜战争。6月,为加强对苏军航空兵的技术保障,给第64歼击航空兵军增编了第18航空技术师。

相比美军强大的空中实力,志愿军由于空中力量的薄弱,加之地面防空炮火的短缺,陆军饱受美国空军的轰炸之苦,大兵团移动多数需要在夜间进行,军队在白天几乎没有行动自由。后勤补给线也经常被切断,重要的战略物资无法运抵前线,志愿军战士因后勤补给缺乏导致弹药、粮食和棉服供给不足,因冻饿而减员的战士数量竟超过了战斗中伤亡的数量。

此后,苏军第64歼击航空兵军始终保待2-3个歼击航空兵师、1个夜航团,飞机170-240架。此外,还编有2个高炮师,高炮300门;1个探照灯团,探照灯72部。

志愿军陆军在攻坚战中经常遭受美国空军重磅炸弹和凝固汽油弹的袭击,老战士的回忆录中几乎无一不提到对于美军空袭的深刻记忆和种种无奈,比如入朝的第二次战役期间,志愿军第三十八军一一二师的指挥部因兼收伤员被美军飞机发现了踪迹。美军飞行员钻入山沟疯狂扫射并引燃了指挥部所在山洞口的汽油桶,在烈火浓烟和大批美军飞机的扫射下,230名志愿军战士牺牲。这样惨烈的战例在攻坚和阻击战中更多,朝鲜战争留给中国人的是血和火的深刻记忆。

到朝鲜战争结束时,苏军先后有10个歼击航空兵师、4个高炮团、二个独立歼击航空兵团、2个探照灯团,先后参加了朝鲜轮战,其中飞行员1500多名。

图片 3

另外,还有8个航空兵师参加了对中朝空军飞行人员的培训。支援中国内地的苏联空军军官们,花费了大量的心血,他们在很短的时间内,采用一对一的方式,即指挥员带指挥员,飞行员带飞行员,机械师带机械师……教会了文化程度不高的中国飞行员驾驶飞机和空中作战技能,教会了中国的陆军指挥员指挥空战,教会了地面机械师维修飞机的复杂技能……在他们真诚的帮助下,中国空军的一整套作战系统很快就建立起来了。他们毫无保留地把苏联在当时最先进的作战飞机给了中国,相应的机械修理等技术也教授给了中国人员。

图3:美军B29轰炸机向目标投放重达500磅的炸弹

俄罗斯国防部战史研究所解密的文件中说:“为了重新培训中国人民解放军和朝鲜民主主义共和国人民军驾驶员,保卫中朝边界和准备向北朝鲜投入中国人民志愿军,根据中国政府的要求,苏军同意在中国东北地区创建苏军空军作战集团。”……

1950年11月25日,第二次战役开始后,美军发现位于朝鲜大榆洞的志愿军司令部所在地有频繁的电报往来,于是美军认定此地有中国军队的重要机关,并派出空军飞机前来轰炸。上午11点左右,美军4架战斗机在志愿军司令部上空盘旋并扔下几枚凝固汽油弹,已躲入防空洞的毛岸英等四名参谋见敌机飞走,便跑回来抢收资料。谁知天上又飞来4架敌机并扔下许多汽油弹,板房被点燃,一时火光冲天,瞬间形成上千度高温。有两名参谋跳出逃生,毛岸英与另一名参谋则永远长眠在了异国他乡的土地之上。

《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回忆史料》中记载:“1950年12月4日,空军首长正式给空4师下达了作战命令。12月15日,空4师到达安东,同苏军师长巴什盖维奇协商拟定了实战锻炼计划。”可见,苏联空军出兵在中国陆军之后,中国空军之前。

3、米格走廊

美军在苏军和志愿军空军出朝作战之前,非常骄横,轰炸机在执行轰炸任务时,根本不用战斗机护航。战斗机可以随意超低空边射志愿军车辆和行人,天马行空,独往独来。志愿军入朝时,共有运输车辆1300多辆,20天内就被美军飞机炸毁600余辆,给志愿军后勤补给造成巨大困难。

朝鲜战争爆发后,美国空军开始对朝鲜军事、工业、行政目标进行大规模轰炸。由于担心本土安全,中国请苏联空军协助防空。1950年7月,莫斯科近卫空军第5驱逐机师进驻沈阳,并改称151师,帮助中国防卫东北的城市。

苏联空军投入空战后,局势立即发生了改观。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威震敌胆,屡建奇功的苏联空军的雄鹰一旦跃上朝鲜蓝天,就捷报频传。更可喜的是苏联空军飞行员作战十分勇敢,且战术技能非常高超,对美国空军形成了极大的威胁。在空中把美国佬打得灵魂出窍,彻底扭转了空中战局。

美国与苏联此时是麻杆打狼——两头怕,1950年10月8日所发生的一次事件足以说明问题。当天,美军两架喷气式飞机攻击了苏联境内苏哈亚市附近的一个机场,美国方面十分紧张,立刻通过外交渠道表示道歉,并愿意赔偿苏联方面的一切损失。让美国人忐忑不安的是,苏联方面竟然一点反应都没有!其实苏联人不是玩深沉、装酷哥,而是被美国人能随意地穿透自己防空体系的能力吓得浑身冒冷汗呢!

1950年11月8日,是苏军参加朝鲜战争的首次空战。苏军第28歼击航空兵师中尉飞行员谢戈列夫在安东地区击落美军“野马”式战斗机一架。9日,这个师又在同一地区击落美军F-80“流星”式战斗机和F-47“雷电”式战斗机各1架。10日,由第139歼击航空兵团大队长哈里科夫斯基少校率领的两架米格-15编队,在新义州附近击落号称“空中堡垒”的美军B—29轰炸机1架。14日,这个大队的8架米格-15歼击机与美军一个庞大的机群相遇。美军机群有40架B-29轰炸机和20架护航的F—80战斗机,双方在空中进行了大角逐,苏军航空兵击落美军轰炸机3架。在这段空战期间,苏军战果大,损失小,仅有2架米格-15被击落,两名飞行员牺牲。

1950年11月,“联合国军”总司令麦克阿瑟命令远东空军司令“以最大力量摧毁在满洲边界上的朝鲜这一端的全部国际桥梁”,以此切断志愿军入朝的通道。11月15日,多架B29和AD3轰炸机飞至鸭绿江界桥进行轰炸,苏军米格-15赶到驱逐,但未能击落美军飞机,江桥被炸断了一节。

1951年1月21日,美军出动50多架喷气式战斗机企图袭击位于中国安东机场的苏军某航空兵团,苏联飞行员在团长帕什科维奇上校的带领下,强行从飞机掩体内起飞,与美机在空中展开格斗,全团一举击落美机11架,而自己无一损失,空战取得了全胜。

图片 4

苏联空军对美空军最得意的空战发生在1951年4月12日星期四。当天,美军出动了72架B-29轰炸机对安东鸭绿江铁桥及其附近目标实施战略轰炸,还派出F-80和F-84战斗机48架、F-86战斗机32架负责护航。苏联空军紧急出动了第324歼击航空兵师,3个飞行团全部投入战斗。共出动歼击机60架,空战待续了40分钟,苏军拼死一战,以少胜多、以弱胜强,共击落美军16架B-29轰炸机和十多架F-80战斗机,而自己毫无损失,彻底粉碎了美军企图炸毁鸭绿江铁桥的梦想。

图4:美军轰炸机炸断鸭绿江大桥

参加这次战役的苏联王牌飞行员科拉马连科回忆说,他所在的大队最先发现了12架B-29轰炸机,“这玩意真大,我们的飞机与它们相比,简直就像苍蝇一样”,但“机动灵活的苍蝇”此刻却主宰着这些“空中堡垒”的生死。米格-15是世界上第一种装备37毫米机炮的战机,射速高,穿透力强,可打穿B-29厚重的装甲。而且,苏联飞行员利用米格-15无与伦比的爬升和俯冲性能,像阵阵狂风一样从侧面和后面向B-29发起攻击。

12月初,苏联空64军进入丹东浪头基地,飞机进入朝鲜境内75公里的泰川、龟城作战。12月21日,志愿军打过“三八线”后,苏联空军飞入朝鲜境内155公里的平壤、安州作战。

克拉马连科说:“1951年4月12日绝对是苏联空军最得意之日,那天放眼望去,鸭绿江的天空上都是美军飞行员的降落伞在漂动。”而这一天则被美军称为“美国空军的黑暗星期四”。

美国战术空军第5航空队调来了当时最先进的F-86A佩刀驱逐机,美军作战飞机增加到1000多架,进驻韩国汉城金浦、水源基地,控制朝鲜半岛的制空权,重创志愿军的交通运输线。

最激烈的一次空战发生在鸭绿江朝鲜一侧西北上空。在高空伏击的36架米格-15,突然从云层中扑向赶来送死的美军40多架轰炸机编队,顷刻间15架美机被击伤、击落。激战中,由于距离太近,苏军飞行员连美军飞行员的金头发、白面孔都看得一清二楚,这是后来公布的苏联国家档案馆收藏的飞行员作战记录中的描述。这一天被美国空军官员称之为“朝战空军最黑暗的一日”。

苏军为扭转被动局面再次大规模增兵,324、303师分别进驻丹东浪头基地和大东沟基地,另外有两个空军师进驻辽东凤凰城大堡基地和辽宁青椅山基地。参战的苏联空军达到6个师规模,其中还不包括高炮和雷达部队。

参加朝鲜战争的苏联飞行员大都参加过第二次世界大战,有许多获得苏联英雄称号的“王牌”飞行员,而被世界公认的“王牌”飞行员标准是击落5架飞机。首批入朝作战的指挥官阔日杜布,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击落德机62架,是苏、美、英等反法西斯盟军打下德机最多的飞行员,连获3枚苏联英雄金质奖章。朝鲜战争中阔日杜布作为地面指挥员没有上天作战,但他指挥的部队击落美机258架,创造了新的辉煌。

1951年夏,停战谈判开始,美军为赢得主动,展开夏季攻势,对“三八线”以北的志愿军交通运输线展开“绞杀战”,其第5航空队每天出动2-4个大机群轰炸,给志愿军的后勤补给带来极大的困难。

苏联英雄、“王牌”飞行员克拉马连科少校在一次空战中,被以美军上校联队长为首的3架飞机夹击,他连续做了几十个螺旋滚转和极限过载斤斗摆脱了困境,并利用一次翻斤斗的有利位置抓住机会开火,将美军上校的座机打得凌空爆炸,朝鲜战争期间他一人击落美机13架。

图片 5

苏联英雄、“王牌”飞行员佩利亚耶夫上校在朝鲜空战中创下了一人击落美机23架的最高记录,并将一架美军“王牌”战机F一86喷气式战斗机击伤迫降,成为苏军在朝鲜战场获得的唯一珍贵的战利品。

图5:朝鲜战场上空的美军机队

事实是,苏联空军不仅在培训志愿军空军方面贡献突出,在帮助志愿军“雏鹰”打击美国“秃鹫”方面也是功不可没的。中国志愿军王牌飞行员,后来曾担任中国空军司令的王海将军在其自传《我的战斗生涯》中也明确指出:“战争初期,中国人民志愿军空军还相当年轻、弱小,空战主要是苏联空军打的。后来的大机群作战,特别是与F-86大机群作战,仍由苏联空军唱主角,中国人民志愿军空军协同其完成作战任务。因志愿军空军尚未经过夜航训练,还不具备夜间作战的条件,夜间作战的任务也由苏联空军承担。”

为拦截美机,中、苏、朝三国空军分别从大东沟、浪头、大堡三个机场起飞拦截,通常是数百架米格15一起升空飞到平壤上空,在500米到13000米不同层中进行阻击,犹如一面铁壁铜墙。一场场激烈的搏杀后,这条由米格战机所构成的走廊,成为了美军战机的禁忌,他们将此称为“米格走廊”。

苏联的空军直接入朝作战,是采取了极为秘密的方式。苏联空军参加朝鲜战争有一个原则:只在中朝军队占领地面上空飞行,不能飞到美李军占领区去。具体说就是:严格禁止飞机在“联合国军”控制区和靠近前线地区的上空飞行,不能在黄海上空作战,严格禁止飞行员跨越平壤———元山一线往南追踪敌机,也就是不得飞越北纬39度线。这样做是为了避免飞机一旦被敌方击落,飞行员跳伞后落入敌军手中而暴露苏联参战的事实。

图片 6

此外,苏联还严格规定:赴朝作战的空军只能从中国东北起飞,不能从苏联领土起飞。苏联空军的飞机要消除苏联空军标志,换成中国飞机或者朝鲜飞机的标志。苏联飞行员都要穿上中国人民志愿军的服装。苏联飞行员在空中通话时不得使用俄语。苏联军方还要求飞行员在赴朝作战前写下誓词,即使被俘虏面临处死之时,也决不泄露他们是苏联空军飞行员。

图6:米格走廊的大致位置

在抗美援朝战争中,苏联空军隐名埋姓地投入空战,打得美国人灵魂出窍,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美国人刚开始十分轻敌,认为志愿军空军是尚未学会飞的雏鹰,根本不在话下。结果几仗打下来,美国的“空中堡垒”屡屡丢盔卸甲,机毁人亡。美国人搞不明白,这中国空军如何从小婴儿一下子变成了巨人?以至于1951年11月,美国空军参谋长范登堡大发感叹:“几乎在一夜之间中国便成了世界上空军力量最强大的国家之一。”

朝鲜战场上的空中作战任务,主要是由苏联空军完成的。由于苏联不愿挑起与美国的直接对抗,苏联飞行员穿着的是中国志愿军的服装,并且尽量不用俄语进行通讯交流,并严格划定了空军的作战区域。其实美国对此早就心知肚明,美军飞行员回忆说“甚至可以清楚地看到米格飞机里飞行员那张明显的白种人脸孔”,只是美国人也不愿去激怒这只红色的北极巨熊,所以双方空军打了一场明明白白的糊涂仗。

苏联方面支援志愿军作战,后来美国也有所察觉。因为双方交战时,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一看对方的飞行动作心中便有几分数,几个回合较量下来,美国飞行员就判断出对手绝不是蹒跚学步的中国飞行员,而是旗鼓相当的经过第二次世界大战的苏联飞行员。特别是在朝鲜上空近距离接触时,美国空军的飞行员看到了对方高鼻梁的飞行员,并且听到了俄语通话。

美国决策者们得知此一情况后,十分恼怒,但又抓不住证据。在谈到如何对待此一重大事件时,美国决策者们最后采纳了美国国务院政策计划司司长保罗·尼采的建议:保守秘密。尼采的理由是:如果我们公布真相,公众将会要求我们采取相应行动,其结果只能是扩大战争,我们不得不直接卷入与苏联的严重冲突。原来,美国人也怕和苏联对垒,也怕过深地陷入这场战争。事实上,当时美国也是力不从心,它在欧洲仅有150架作战飞机,不足一个师的兵力,要想具备与苏联打一场全面战争的力量,至少要有2-3年的准备时间。由于苏美双方都有着同样的担心,心照不宣,始终没有戳穿这薄薄的一层纸,于是,这场仅次于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大空战隐瞒了将近半个世纪,这是后话。

政治上十分敏锐的斯大林对美国方面的这种反应进行了分析,认定美国人也害怕与苏联方面发生直接军事冲突。他经过慎重考虑后决定:苏联空军以秘密方式赴朝参战。不久,大批苏联空军即出现在朝鲜前线上空,与轰炸志愿军供给线和驻地的美国空军直接作战。而在此时,由苏联方面直接帮助建立起来的中国空军已经开进朝鲜作战,朝鲜人民军数量不多的空军经过重组也采取了战斗行动。

在历史的紧要关头,斯大林决定以秘密方式派空军赴朝参战,以举国之力给抗美援朝以有力援助,苏联飞行员在朝鲜战场上表现出了非凡的勇气和牺牲精神,苏联空军在抗美援朝空战中起了中流砥柱的作用。应该肯定,中国人民志愿军在朝鲜前线取得胜利,并在1951年把美李军赶回三八线以南,将前线稳定在三八线,苏联空军功不可没!

朝鲜战争之后,苏联方面有一个统计:在整个朝鲜战争期间,苏联空军先后出动了12个空军师,直接与美国空军空战1872次。共击落1097架美国飞机。除了派空军航空兵赴朝作战外,苏联还派出高射炮兵进入朝鲜作战,这些高射炮兵共击落212架敌机。

苏联空军在朝鲜战争中共损失了335架飞机,牺牲200名飞行员,179名高炮及部队其他军事人员,在朝鲜战场上牺牲的苏联空军飞行员和其他军事人员的遗体,后来都被安葬在了当时苏联在旅顺的军事基地附近的苏军烈士陵园内。

抚今追昔,饮水思源,苏联空军在朝鲜战争中的历史功绩,壮丽辉煌,永载史册;中苏两国人民鲜血和生命凝成的战斗友谊,永志不忘,万古长青!

图片 7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