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3

自己求您离异吧,格拉斯哥保姆纵火案

吴老师说,她来到杭州当保姆,舅舅从表弟上初中开始

兴义某中学的吴老师,与妻子江雁2000年10月结婚后,一度幸福甜蜜。可是不久,江雁染上了赌博的恶习,导致家里债台高筑,生活贫困。为让江雁吸取教训,吴老师无奈和她离了婚。但他们毕竟有感情,双方都舍不得孩子喜喜,便又复婚。共同生活一段时间后,江雁重蹈覆辙,赌性不改。吴老师忍无可忍,2011年3月又把她离了。在经历了3年的世事沧桑之后,江雁觉得还是一家人团聚的日子好,便主动提出复婚。2014年12月,双方再次携手走到一起。孩子喜喜高兴地说——

图片 1

01

今年过年有妈妈了

女保姆为什么杀掉女主人全家

“我的妈妈要结婚了,不过新郎,不是我爸爸。”

图片 2

6月22日五点的凌晨。杭州钱江公寓。

这是昨晚表弟给我发来的信息。他爸爸也就是我舅舅,和舅妈的婚姻,争吵了八年。

他们的故事,堪称悲欢离合百转千回。

一个34岁的保姆,在客厅点燃了一本书,当消防员赶到时,大火已经蔓延开来,漂亮的女主人,活泼的3个孩子,被熊熊烈火无情地吞噬了。

表弟从初中到高中这个阶段,无数次问我:“姐,我爸妈为什么不离婚?我妈很不开心,我很愧疚,也很辛苦。”

“我和妻子复婚,既是给她一个机会,也是给我一个机会,更是给孩子一个完整的家。得饶人处且饶人嘛。”吴老师说。

出人意料的是,点火的女主人愿意借款10万、80万宝妈由她开、待她如家人一般、工资高达7500的保姆,吴焕晶。

舅舅从表弟上初中开始,就没赚过钱。要么在家研究六合彩,要么出门打牌。舅妈和朋友合伙开了小服装店,这是他们家的经济来源,生意做的还好,收入也算可观,但这也抵不住舅舅赌博的一个通宵。

“我妈妈回来了,她能在家过年了。”喜喜说。在前不久的一次朋友聚会上,遇到了喜喜和吴老师。通过吴老师的叙述,觉得他们的婚姻真可谓山重水覆柳暗花明。

据吴焕晶的老乡说,她原本也有个幸福的家庭,一个可爱的孩子,却因为嗜赌,欠下巨额债务,最终丈夫与其离婚。为躲避债务,她来到杭州当保姆。雇主一家对莫某非常好,一个月7500的薪水,下午还可以休息,雇主的豪车她也可以开,还曾借她10万元买房子。

赌博是个无底洞,舅妈在这之后的八年里,哭闹、争吵、失望,表弟说:“那时候我就期盼着我爸不要回家,回家他们就吵架,一个凶神一个恶煞,什么话都能说出来。可我爸不回家,又不知道他躲在哪里去赌,我妈天天都偷偷的哭。”

有情人喜结连理

但莫某晶不知感恩,反而多次偷盗雇主财物,用于赌博。

夫妻间已经没什么感情,但舅妈坚持为了表弟,不能离婚,不得不这样痛苦地继续生活在一起。

15年前的江雁,1.6米的个子,苗条的身材,又青又浓的眉毛,一双黑葡萄似的大眼睛,全身每一个细胞都透露着迷人的风采。吴老师常常不敢看江雁,因为一看到她那迷人的眼睛,就会心猿意马,心神不宁。她那白晰的肌肤和那一头乌黑的长发,让吴老师迷恋得昼不能吃、夜不能寐。吴老师经常会胡思乱想,自觉不自觉地关注着江雁,自觉不自觉地找江雁说话,自觉不自觉地打听江雁的性格和年龄。

赌博的恶习害人不浅,古往今来,赌博历来是社会公害,为人民群众所深恶痛绝,纵火案中的吴焕晶就是因为沉迷于赌博才走上不归路的。如果不是因为滥赌老公也不会跟她离婚,也不会因为欠下赌债而逃到上海,最后更加不用铤而走险地想通过纵火自导自演一场奋勇救主的感人故事,感动雇人,保住工作。

他们都以为表弟不懂,其实表弟对父母的情绪十分敏感,他什么都懂。

江雁家住学校门口,开一个小卖部。吴老师经常到她家的小卖部买烟买酒,一来二去,他们认识了,恋爱了,结婚了。

图片 3

大多数家庭都是这样,妈妈总是告诉孩子:“妈妈都是为了你,等你长大了,就知道妈妈到底熬得有多辛苦。”

结婚那天晚上,“你会爱我一辈子吗?”江雁问。

爱上赌博就等于爱上了毒瘾。

爸爸妈妈假装开心,孩子也在假装开心。爸爸妈妈以为一个完整的家庭是为了孩子,可孩子要的到底是“一个完整家庭”还是“一个幸福健全的家庭”?

“我会一辈子爱你。”吴老师毫不犹豫地回答。

爱上赌博就等于爱上了毒瘾。真正爱赌博的人,很难戒掉身上的赌瘾。

舅妈结束了这段婚姻,表弟觉得松了一口气,他说他妈妈终于得到了解脱。在舅妈再婚那天,表弟抱着舅妈说:“妈妈,这些年我一直很愧疚。我只希望你快乐,不想看到你为了我委曲求全,那样你痛苦,我也很辛苦。今天,我真为你高兴。”

在吴老师眼里,江雁就是天底下最漂亮的女人。黑葡萄似的大眼睛,瀑布一样的长发,苗条的身段,白晰的肌肤,这让吴老师常常在梦中笑醒。心里暗自庆幸,是上帝让他娶了这么漂亮的媳妇。

闺蜜男朋友的父亲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

是啊,对于孩子来说,可能家不完整了。但与其相互争吵,不如分开各自相安无事。只要爱孩子的心没有变,那他也知道,自己
的爸爸妈妈都在,只是不住在一起而已。

婚后,江雁没有再守小卖部,他们在吴老师家老房子旁边租了一套房子,过着简单而快乐的生活。第二年,他们有了儿子喜喜,江雁一天带着小喜喜要么在家中,要么在婆家。在婆家的时候,吴老师就在放学之后去接。回到家里,吴老师包下了家务活,全身心地爱着江雁,呵护着喜喜。但是,由于只有一个人的工资,他们常常觉得清苦和拮据。为了让经济宽松一点,吴老师就忙中偷闲到私立学校去代课,尽管苦点累点,但收入多了,生活也就宽余了。

闺蜜跟男友谈了四年的恋爱,俩人决定在今年结婚。就在结婚的前三个月,男朋友因为躲避赌债的父亲回来了。父亲将男朋友多年积蓄以及像亲友借来准备购买结婚住房的钱全部挪作赌资,并挥霍一空。闺蜜妈妈得知后,坚决要把这门亲事推掉。

02

转眼到了2004年,吴老师老家搞城市规划,他家的土地全部被国家征用,他就利用父母分给自己的钱在临街买了一个80平米的地基,修建了一栋两层楼的小洋房,他们把一楼租出去,自己住二楼,真的是要多惬意就有多惬意,吴老师觉得上帝对他们太好了,无论精神和物质,都让他们应有尽有。

男友被退婚,自然把所有的气撒在他父亲的身上。这时男友的父亲愤愤不平地找赌友喝酒商量,酒桌上,赌友们不怀好意地怂恿男朋友父亲去找闺蜜的妈妈谈判。借着酒劲,男友的父亲气匆匆地用黑塑料袋装了一把刀再次找到闺蜜的妈妈。在漆黑的小路上,男友父亲威胁闺蜜妈妈不能退婚。

我母亲的一位好友梁姨,和丈夫离婚复婚再离婚。

赌博毁了幸福家庭

谁知闺蜜妈妈态度强硬坚决地说:“我是不会让我女儿嫁到你们这种赌鬼家庭去的!”

第一次离婚的原因是丈夫对婚姻的不忠。孩子小离不开她,梁姨忍气吞声,默默地当作什么都没有发生。而丈夫却变本加厉,整夜不回家。

但是,江雁却从这个时候开始变了,她每天把小喜喜送进幼儿园后,就去打麻将。有时连小喜喜也要吴老师去接,甚至等吴老师回家把饭做好了,她也不回家吃饭。不过,吴老师虽然心里有些不乐意,但一直没有表现出来,因为吴老师心里一直这样想:“江雁是如此美丽和漂亮,我怎能忍心让她生气呢?”于是,他把所有的怨气都埋藏在心底,默默地忍受着内心的煎熬。因此,家庭依旧和睦,依旧风平浪静。

这话深深刺激了闺蜜男友的爸爸的神经,他像得了失心疯一样,举起手中的刀向闺蜜妈妈全身连刺10余刀,致其当场断命。杀人后,小范将凶器藏在床单下离开出租房,目前仍然潜逃在外。

家里成了肥皂剧现场,每天定时上演翻脸无情的戏码。最终在那个女人的帮腔下,丈夫对梁姨动了手。梁姨起诉离婚,唯一怕的是争不过抚养权。

谁知,吴老师的忍耐却助长了江雁的赌欲,江雁每天去赌博的时间越来越长,赌资也越来越大。赢钱的时候,用钱像淌水,除了买名牌新衣服,还买金银首饰。然而输钱以后,她就取吴老师的工资,几年下来,家里的积蓄没了,生活一天不如一天。可是江雁不但不收手,反而借钱去赌。直到有一天,一个老人拿着一张2万元钱的借条找到吴老师要钱时,吴老师才如梦初醒。等他一调查,江雁的借债竟然已高达10万元还多。最可恨的是,江雁连吴老师父母卖土地的钱也骗来赌,当父母知道江雁借钱是拿去赌博而不再借钱给她以后,她居然对老人不满,做出一些很过分的事情。江雁真的是不可救药。可是吴老师又能怎么办呢,他发过誓“无论遇到任何艰难困苦,都要让江雁幸福”,吴老师不能违背自己的誓言。他首先找朋友借了2万元钱还了那位老人,因为他知道那是人家养老的钱。至于其他人的,吴老师都耐心地告诉人家:“缓一缓,我一定会想办法还你们的。”

明朝广西合浦县有一才女写的《戒赌诗》,让人铭记于心:

梁姨和丈夫结婚后经济上并不独立,法院以孩子日后更好的教育为前提把孩子判给了丈夫。好在离婚后,丈夫没有禁止她的探望。这之后不久,丈夫便让那个女人进了家门。

为了还债,吴老师只好再想办法挣钱。他除了继续在私立学校代课外,又利用周末招了几个学生来家中补课,每月又可增加收入近千元。可是吴老师真的很累,白天要上6节课以上,晚上每周有5个晚辅导,每个晚辅导都是2个小时以上。尽管这样,吴老师还是一直坚持,希望在两年之内,能将江雁那些赌债全部还完。也希望能通过他的努力,能使江雁受到感化,戒掉赌瘾。可是,江雁依然没有悔改,依然去赌,旧债没还完新债又来了,当面对吴老师说不再去赌,背底下却又偷着去赌,这让吴老师万般无奈,打她下不了手,骂她下不了口,最终,于2008年秋天吴老师提出了离婚。

赌门歪道把人迷,半夜赢来半夜输。

生活一直都在反转,丈夫并没有和那个女人好上多久,梁姨的公婆不知道以什么理由逼走了女人,并来央求她再给自己儿子一次机会。丈夫也学乖了很多,离了婚反倒更心平气和能坐在一起谈孩子的成长教育。于是,梁姨为了孩子心软复婚。

当法官宣布:“准予吴XX和江雁离婚”的时候,吴老师看到江雁流下了眼泪。他想:“这回她一定不会再去赌了吧,一定后悔没有听从我的劝告吧,如果再给她一次机会,她一定会倍加珍惜吧……”看到江雁流泪,吴老师心里非常难受,但他没有去安慰江雁,只叫了7岁的儿子去拉,他想让儿子给江雁几分安慰。

笑里藏刀相对战,暗中舞弊两相欺。

复婚后丈夫也的确顾家了许多,一切似乎都向着好的方向前进。直到一年半后梁姨再次发现丈夫在外有人。梁姨说不后悔复婚,但不代表能再次原谅同样的过错,最后再次离了婚。

从审判庭出来,江雁一脸茫然,不知走向何方,儿子拉着她的手说:“妈妈,我们回家吧!”江雁没有回答儿子的话,而是用祈求的目光看着吴老师,吴老师什么也说不出来,他破碎的心已无法再说出什么无情的话,更说不出什么热情的话。江雁跟随儿子的脚步来到吴老师身边,三口人默无声息地坐上摩托车,依旧回到了他们原来的家。

衣衫褴褛亲朋笑,手脚肮脏骨肉离。

梁姨复婚的这一年多里,更注重事业和家庭的平衡。她把和丈夫斗气的时间省下来,做自己真正喜欢的事儿,重新学习与社会相处,经济上也独立起来。丈夫的一错再错失去了孩子的抚养权,法院也认同了梁姨的经济能力。

其实,吴老师压根就不想和江雁离婚,所以当他们回到家中以后,他什么也没说,自己做自己该做的事。第一晚上,江雁自己在沙发上睡,第二晚上,吴老师自己在沙发上睡,秋天的夜,已经非常“凉爽”,沙发的滋味非常不好受。第三个晚上他俩又睡到了一张床上。

不信且看乡党内,贪赌丧命几伤悲。

上周梁姨和我妈在大理游山玩水,笑得很甜。梁姨的孩子也已经工作了,为人处事得当,性格也十分开朗。

以后,对外人说,他们是离了婚的,别人向吴老师要江雁的赌债的时候,吴老师就说:“我们已经离婚了,你自己去问江雁要吧。”对内来说,他们依然是一家人。实质上就是明离暗不离。

近几年来,我国东南沿海地区许多群众被“六合彩”赌博本质所迷惑,怀着一夜暴富的念头参与“六合彩”赌博,有的地方几乎每户人家都参与赌博;有的农民将买种子、化肥的钱都输光了,有的农民甚至卖房子押地产买“六合彩”。有的地方甚至小学生你凑五毛钱、我凑五毛去参与“六合彩”赌博。在“六合彩”的重灾区,一到“开赌”之日,农民有田不耕,工人有工不干,干部无心上班,教师无心讲课;许多“赌民”因此债台高筑、妻离子散、家破人亡,实在是令人惨不忍睹。

在婚姻中保持自我成长的能力,把自己活好是尤为紧要的。孩子不是你将就的理由,如果说一切为了孩子,那么只有你成长起来才能给孩子幸福,你和孩子才能漂漂亮亮地走进新生活。

吴老师唯一的也是最大的希望就是江雁能戒掉赌瘾,回归到正常人的生活上来。因为江雁除了嗜赌以外,并没有大的问题,虽然想起江雁骂老人的事,心中隐隐灼痛,但毕竟才偶尔一次,也都在可容忍的范围,所以吴老师更迷恋江雁的美丽。

赌博不会真的能让你发财。赌博的人都有这样的体会,参与赌博,好像是为了精神上的刺激。即使赢了钱,却没有任何快乐可言,只是在牌桌上的那一刻才能体会到生活的乐趣。所以这种变相的快乐,请您远离,要不你的生活将永无乐趣。

03

吴老师常常怀疑上帝派自己来到人间,就是来让江雁折磨的。所以无论江雁犯多大的错误,他都能找到理由原谅江雁。离婚以后,他和江雁依然生活在一起。他每天照常到学校上课,照常到私校代课,照常收学生到家中补课。他的收入有时每月能达到七八千元。当有人来问江雁要赌债时,他会如数把钱给江雁,通过江雁的手还给债主。江雁也不再去赌,每天只管接送小喜喜读书,做好家务,闲暇时,看看电视或杂志。吴老师每天回到家总能喝上江雁泡的热茶,吃到江雁做的可口饭菜。尽管每天都很忙很累,可他心里却乐开了花。他觉得是自己用宽容的心,换来了江雁的似水柔情,是自己用勤劳和智慧,换来了家庭的幸福和甜蜜。他每天都向上天祈祷:“这样的日子能长长久久就好。”

十赌九诈,不赌为赢。

在网上看到一段很火的视频,一个男孩问他的父母:“爸妈,我不结婚可以吗?”

一年以后,由于赌债也还得差不多了,两边老人都劝他俩复婚,吴老师也觉得本来就住在一起,为什么不复婚呢?于是,他向江雁提出了复婚,江雁喜出望外,但她说:“复婚可以,但你要保证不再提出离婚,不管我犯天大的错误。”为了能和江雁顺利复婚,吴老师随口就答应了:“我保证,从今往后,不论江雁犯多大的错误,都不再提出离婚,让江雁过幸福的生活。”2010年1月18日,他俩走进了民政局,领取了复婚证。从民政局出来,江雁坐在摩托车后座上把脸贴着吴老师的后背,双手紧抱吴老师的腰,沉浸在幸福之中。回到家里,江雁赶紧去做饭做菜,忙这忙那,什么都不让吴老师做,简直就变了一个人。吴老师心情比以前轻松多了,因为,有了一个稳定的家庭,做什么都觉得干劲十足,他们生活得非常美满。

这对父母的回答很让人动容,“不结婚不要孩子,都可以,只要你觉得幸福快乐即可!人生多大点事儿,结婚不是人生的终极定义,怎么样都是一辈子,幸福就好。”

可是,半年过后,江雁又重蹈覆辙,开始背着吴老师去赌钱。只是这回江雁再不拿家里的钱去赌,而是完全从外面借钱去赌。江雁并不在附近赌,而是跑到山上去赌。不是用麻将赌,而是用扑克以下注的方式赌。每下一注都是万元以上。起初,每天下午放学以前,江雁会回家、接孩子、做饭,不让吴老师知道自己在外面赌钱,后来江雁跟吴老师说:“你骑车,放学以后顺便接孩子回家吧,免得我走路去接。”吴老师觉得有道理,就每天去接孩子。可是后来,他和孩子回家了,江雁却不回家,有时达到一个星期都不回家,他问江雁去哪里了,江雁总搪塞说是在娃娃的婆家。如果真是这样,吴老师确实无话可说。可是,江雁老是成天成夜地不回家,这让吴老师不得不起疑心。他开始调查江雁的行踪,最后才知道江雁确实是去赌博了。

“幸福就好”,这么简单的四个字有多少人穷其一生都没有看透。

但吴老师知道得太晚了,江雁的赌债已高达18万之多。他问江雁怎么办,江雁叫他别管,说自己会有办法的。吴老师不想过分地指责江雁,因为江雁确实没有动家里的钱。可是他万万没有想到,2011年春节以后,江雁竟然会把娃娃的800元压岁钱都拿走了,一去又是一个星期,这让吴老师大失所望,他不得不再次反思:“像江雁这样嗜赌成命,屡教不改,我还能跟她过下去吗?如果再这样继续下去,不仅整个家要被她败完,就是娃娃的前途也要毁在她手里。”至此他才觉得自己确实犯了一个天大的错误,那就是太爱江雁了。由于爱,所以就包容了她的所有错误;由于爱,所以就事事顺着江雁;由于爱,所以就不愿意指出江雁的缺点;由于爱,所以就不相信江雁会一错再错。

结婚生孩子,本就是奔着“幸福”去的。如果一段婚姻里你始终觉得不幸,却在自我牺牲说“为了孩子,勉强幸福”。为了孩子能健康成长,为了孩子的未来,我们保持了家庭的完整,不让无辜的孩子心灵留下阴影。可真相是,冷漠、争吵、隔离、打闹、僵持的婚姻更让孩子缺乏安全感。

吴老师此时才知道,他对江雁的溺爱,实际上是对江雁的伤害。他扪心自问:“我还爱江雁吗?”他自己回答:“还深深地爱着。”他想:“我既然还爱着江雁,那我就应该拯救她的灵魂。”他在想:“我既然要拯救她的灵魂,唯一的办法就是和她离婚。”因为,前一次离婚以后,江雁就没有去赌啊。一旦有婚姻的保护,江雁就会赌瘾大发。在婚姻的庇护下,打她我下不了手,骂她我开不了口。只有离婚,让她自己去反思,去明白,去改正,去重新审视她的未来。想到这些,吴老师毅然于2011年3月,再次向法院递交了离婚诉状。仅仅一个月时间,法院就下了判决,将房产的一半,判给了江雁,折合成现金15万元。吴老师没有反对,因为他希望江雁能将赌债还完,不再去赌,好好过以后的日子。吴老师东拼西揍将15万元送到法院。当江雁从法院拿钱出来的那一刻,要赌债的人就堵住了江雁。吴老师看到那一幕,心里好一阵酸楚。

而孩子呢,在你努力维持的这段“空壳婚姻”里,怀疑婚姻。在将来面对自己的婚姻问题时,也学着采取同样勉强幸福的应对方式。

这次,吴老师表示不会再和江雁复婚了。但是,他依然盼着江雁能过得幸福。所以,他真诚地对江雁说:“记住,没有哪一位丈夫,能容忍他妻子毫无休止地将自己辛苦挣来的钱拿去赌;也没有哪一位丈夫,能容忍他妻子为赌博而成天成月地不回家。”

如果说,真要为了孩子。请正视你们的婚姻,相互包容理解使这个家庭真真正正是幸福而又健全的。

“我不想让江雁今后再犯同样的错误。”吴老师说。

倘若做不到,就请努力让孩子知道:“爸爸是个好爸爸,妈妈也是好妈妈,爸爸妈妈无论在不在一起,我们都一样,很爱你。”

埋藏在心底的真爱

这次离婚以后,三年来,吴老师和江雁都发生了脱胎换骨的变化。先说吴老师吧。2012年春季,好心人为他介绍一个对象,见面那天:“我觉得你是老师,有稳定的收入,以后的日子一定会过得很好,加上你人又帅,所以我一见你就喜欢上了,就看你喜不喜欢我。”女方很坦诚,而且长得不错,虽说没有江雁漂亮,但也个高苗条白皙。于是吴老师说:“你是个未婚姑娘,能看上我这个二婚郎,我很知足,我也喜欢你。”“我只是有一个小小的要求,就是把喜喜送去挨她亲妈江雁生活,我们重新生一个孩子。不知你同不同意?”“如果我不同意呢?”“那就没办法。”“那我们还是到此为止吧。”吴老师觉得,一个不爱孩子的女人,那一定是个心肠毒辣的人,这样的女人没有也罢。

吴老师的老家也发生了变化,棚户区改造,房子被拆,他重新划得120平米地基,然后在新地基上建起了5层高楼,虽然借了债,但每年房租却可以收入近6万,因此2014年年底,债已基本还完,日子正向着小康迈进。

江雁经过第二次离婚的打击,心灵深处真正感受到了伤痛。没脸住在妈家,在离吴老师约1公里的地方租了一间房子住。这回是彻底戒赌了,白天跟着弟弟去跑货车,晚上就早早上床睡觉。可是日子久了,独守空房,味如嚼蜡。也有人为她介绍对象,可是谁都不如她意。令她欣慰的是她可以自由地去看望儿子喜喜,每周她至少要去看一次,她从学校门口接到喜喜后,陪着喜喜走到快到吴老师家的时候,她就离开了,很多时候她会目送喜喜进入家门。2013年的大年三十晚上,她什么地方都没去,在春节联欢晚会上听到霍尊的《卷珠帘》时,她伤心地哭了一场,“……拂袖起舞于梦中徘徊,相思蔓上心扉。她眷恋,梨花泪,静画红妆等谁归,空留伊人徐徐憔悴。”江雁一向以娇艳美丽在吴老师面前洋洋得意,殊不知自己嗜赌成性,害自己有家不能回,悔只悔美满婚姻没珍惜,恨只恨好言相劝没有听,除夕夜,单只影,空有丽质守孤灯。她的泪水如珠帘,洒了空房一地。

三年来,最苦的是儿子喜喜,2012年过年,喜喜要求爸爸:“爸爸,你把妈妈接回来嘛,我要她给我发压岁钱。”“我也想接她回来,可是今年不行。”“为什么呀?”“小孩子不懂,你长大以后就自然会明白。”2013年过年,喜喜又跟爸爸说:“爸爸,接妈妈回来过年嘛,你去年说不行,今年还不行吗?”“还不到时间。”“什么时侯才到时间呢?”“等我们把房子起好了,把债还完了,就到时间了。”喜喜已经11岁了,基本听懂了爸爸的话,他没有再说什么,而是爬到窗子上,面朝妈妈居住的方向看着想着,只是没人知道他想了些什么。

破镜重圆盼珍惜

2014年12月的一天,喜喜说:“爸爸,我打电话给妈妈哈?我要喊妈妈今年回家来过年。”“你打嘛。”喜喜马上打通了母亲的电话:“妈,我爸爸喊我打电话给你,他有话要对你说。”喜喜马上把电话递给了爸爸。“你想说哪样,快说吧!”江雁在那头已经等不及了,嘴上却显出不耐烦的样子。“我说我们今年能不能满足一下孩子的心愿,你回来过年吧!”“不来!”“不来,为什么呢?”“去了我又要回来,回来又是一个人。”“你回来了就不回去了不行吗?”“不行呀,因为是孩子的心愿又不是你的心愿。”“这本来就是我的心愿,难道又不是你的心愿吗?”江雁没再说话,一分钟后挂断了电话。

笔者前不久见到喜喜的时候开了喜喜一个玩笑:“我给你找个新妈妈好吗?”“我妈回都回家来了,还要你找新妈妈?”我囧得脸红。通过吴老师证实,这是事实。

从2008年到现在,他们的家庭经历了悲欢离合、山重水复,如今又柳暗花明、破镜重圆。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因为爱之深、情之真,善于心、宽于人。我只能给予这个家庭最衷心的祝福。

赌场上永远没有赢家

赌场上永远没有赢家。

举个简单的例子:四个赌徒,每人有一百元钱,合计共有四百元的成本。他们视赌博为一切,成天窝在一起豪赌,什么都不干。只是饭还得要吃,衣服还得要穿,车子还得要坐,水电费用还得要开……这些消耗,每人每天就算一元钱,一百天以后,他们手中的成本,也就坐吃山空、不名一文了。

因为他们什么都不干,自然也就创造不出新的财富来。你说,赌场上有赢家吗?

也许有人会说,可能三两天以后,他们手上的钱,就集中到某个人手中去了。是的,这是完全可能的。但当所有的钱,都集中到了某个人手中时,另外三个人,会洗手不干、善罢甘休吗?既然那三个人不会收手,那就只有继续赌下去。如此周而复始、没完没了、恶性循环、长此以往!

还有一种可能,那就是输钱的三个人不服气,于是纠集起来,对赢钱的那个施暴,通过武力的方式,拿回自己的那份成本。这种时候,仇恨就被制造出来,社会问题也就层出不穷。

文中的吴老师,深爱着自己的妻子江雁。但江雁却不珍惜他们幸福美满的家庭,嗜赌如命,屡教不改,将吴老师兼职上课辛苦挣来的血汗钱,拱手输给别人,真是令人气愤又百思不得其解。好在两度离婚以后,江雁痛定思痛,暂时改掉了恶习。但再度复婚以后,她能从自己的失败中吸引教训、永远不再沾赌吗?但愿如此!

江雁嗜赌如命的故事,在我们身边,并不特别典型,但也足够让人深思了。有许多赌徒,动辄输赢数十万元、数百万元、甚至上千万元,仿佛神话,令人匪夷所思。因为赌博,有些人毁掉了美满幸福的家庭,有些人偷盗抢劫杀人越祸,最终被推上审判台,有些人输掉数额巨大的公款,成为阶下囚失去人生自由,有些人欠下巨额债务,有家不敢归,到处躲藏,有些人众叛亲离、妻离子散,还有些人后悔莫及,实在无脸见人,只好切腹喝药上吊自杀……如此等等,不一而足。一句话,太多的人,尝够了赌博的恶果,给自己、家庭、亲友,带来了难以估量的伤害,给和谐社会的建设,带来了意想不到的阻力。

远离赌场,把精力和时间,用在干事创业上,放在和睦家庭上,放在为和谐社会建设增光添彩上,有什么不好呢?为何偏要嗜赌如命,拿金钱和财富、拿幸福和健康、拿平安和自由,去豪无意义地挥霍呢?为何明知不仅违反党纪国法、违背道德伦理、不可为而为呢?

赌场上永远没有赢家。但愿吴老师和江雁的故事,能让沉溺在赌场中的人们,冷静地思考并从中得到启示和教益!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