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人社部否认有,这次最受冲击的可能还是国企员工

统计局公布的登记失业率对于研究者没有用,由于国企重组等因素影响,人社部劳动科学研究所所长郑东亮表示

[摘要]中国就业研究所所长曾湘泉在人大老博士论坛称,劳动市场信号已经失真了,统计局公布的登记失业率对于研究者没有用。

[摘要]由于国企重组等因素影响,要准备迎接第二轮下岗潮。评论称,曾湘泉得出“第二次下岗潮”结论的一个依据是,国企将进行重组。

人社部:国企改革不会引发第二轮下岗潮

内容摘要:中国就业研究所所长曾湘泉在人大老博士论坛称,劳动市场信号已经失真了,统计局公布的登记失业率对于研究者没有用,
“那个指标根本没有敏感性”
。其表示,由于国企重组等因素影响,要准备迎接第二轮下岗潮。

图片 1

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相关工作人员今天表示,我国企业目前减员人数虽然有所上升,但因企业经营不善所造成的经济性裁员占比很小,仅有2.6%,这一轮国企改革所引发的减员也和上一轮不同,不会引发下岗潮。

关键词:下岗;国企重组;就业政策;股市;调整

由于国企重组等因素影响,要准备迎接第二轮下岗潮。这是中国就业研究所所长曾湘泉在人大老博士论坛上发出的声音。

最近有媒体报道称,有研究者认为,由于国企重组等因素影响,要准备迎接第二轮下岗潮。人社部劳动科学研究所所长郑东亮表示:“上世纪90年代中后期,国企处于集中调整阶段,下岗规模很大,涉及千万人,但这次国企改革肯定不会有那么大规模地下岗。”

作者简介:

第二轮下岗潮如果真的来临,最受冲击的可能还是国企员工!

郑东亮说:“从总体上看,我国目前市场就业的吸纳能力很强,就业形态很多,从2013年产业结构来看,第三产业所提供的就业渠道更多,各种新业态的发展也拉动了就业。”他认为,上世纪90年代中后期出现国企下岗潮,是因为当时整个就业市场没有那么大的容量。但现在,再就业的市场吸纳能力比以前强,国家提出的就业优先战略也比较成熟,比如对不同群体给予了相应的就业支持,提供了比较好的政策环境,能够支持尽快再就业。

第二轮下岗潮到来 或因国企重组股市等因素 就业政策亟待调整

“第二轮下岗潮”言论立马引起了网友的热议,直呼:“第二轮下岗潮来啦,博士都找不到工作啦”、“这是失业,不是下岗,下岗有补贴的”、“国企重组,裁员裁的是谁?”

此外,从去年以来,政府连续出台一系列“双创”政策,为经济发展提供了新的增长动力,为就业提供了支持。

中国就业研究所所长曾湘泉在人大老博士论坛称,劳动市场信号已经失真了,统计局公布的登记失业率对于研究者没有用,“那个指标根本没有敏感性”。其表示,由于国企重组等因素影响,要准备迎接第二轮下岗潮。

但也有不同的声音,称“第二轮下岗潮”是杞人忧天。

“现在提出的‘共享经济’实际上也容纳了很多就业,还有很多‘隐性就业’没有被统计,因为有些人是兼职。”郑东亮告诉记者。

中国就业研究所成立于2004年3月,是中国在劳动力市场研究领域的前沿机构之一。重点研究就业形势与趋势、就业与失业理论、就业政策等三大领域,研究所以关心中国就业问题研究为己任,并以关注国外就业问题为借鉴。

评论称,曾湘泉得出“第二次下岗潮”结论的一个依据是,国企将进行重组。国企重组并不意味着很多人要下岗。重组是为了更好发展,是祛除国企身上的诸多诟病。重组之后的国企只会更精神,更市场,更活力,而不会是更萎靡,更萧条,更赔本。重组之后,国企会焕发新的活力,恰恰是增加就业岗位的途径。企业发展好了,就需要加大生产,加大生产就会创造更多岗位。只不过是形态的变化而已,多劳多得是必然的,能者上庸者下也是必然的。

人社部国际劳动保障研究所所长、研究员莫荣认为,判断“潮”的出现,要以数据为基础,要看是不是“量大、集中、影响很大”。在他看来,能够称之为“潮”的包括1989年百万民工下广东引发的“民工潮”、上世纪90年代中后期国企改革引发的几千万人“下岗潮”和金融危机时1200万民工“返乡潮”,而现在的失业人数增加还远够不上“潮”。

下岗,本是市场经济里的常态现象;有下岗,也就有再就业,只要下岗人数不超过社会正常的吸纳能力,下岗其实并不是多么可怕。事实上,在过去一些年里,下岗也是常有的事儿,只是,“下岗潮”并不多。

即使,国企重组真的需要有人下岗,那也不过是理智的回归。眼下,国家正在打造“互联网+”的时代,正在鼓励全民创业,出台了很多利好政策。从国企下岗了,就真的是人生的黑色泥潭?或许这才是死去活来的春天。当然,还有一些私人企业也在变革,这也是发展的必须。什么企业都不能躺在传统思维中睡大觉,变革和重新洗牌之后,犹如脱胎换骨,是新力量汇聚的时候。

人社部对今年1到9月我国3.3万家企业岗位流失量进行监测,结果显示,今年1到9月我国3.3万家企业减员同比增加1.7个百分点。“企业减员主要来源于员工退休、合同到期、企业结构调整或企业搬迁,以及经济性裁员等几方面。”莫荣指出,最为敏感和值得关注的是经济性裁员,但仅占岗位流失总人数的2.6%,81.5%的减员都是因为正常解除劳动关系。

刘欢唱的《从头再来》,以及黄宏吼出的那一嗓子“我不下岗谁下岗”,很多人再熟悉不过,似乎也总能把今天的人们时不时拽回到上世纪90年代国企改革“下岗潮”的那个时期——某种意义上,国人对于“下岗”的深刻体会大多来自于此。对于今天的不少人来说,那次“下岗潮”,如果不是亲历者,也算是见证者,但现在,倘若真如曾湘泉预警的“要准备迎接第二轮下岗潮”,则对于很多人来说,人生中或许再将经历或见证一次“下岗潮”。

即使真有“第二轮下岗潮”,其实也不必杞人忧天,只不过是从头再来的新生而已。

莫荣认为,这次减员的区域、行业相对集中,结构性特点比较明显,总体局势平稳可控。“不可否认,企业减员的确较往年有所增加,但完全没有达到‘潮’的地步”。

按照郑东亮的说法,这次减员主要集中在制造、煤炭、化工、钢铁、纺织、服装和零售等领域,很多是化解产能过剩和环境治理的行业。

莫荣表示,东北地区的能源行业减员量较大;采矿和设备制造业的减员量较大,占减员总数的51.5%,但减员100人以上的占比很少,仅有5.5%,减员1000人以上的仅占0.3%。“另一方面,企业每年还有增员,以及新创造的就业岗位”。

根据人社部发布的数据,今年1到9月,我国城镇新增就业1066万人,在经济下行的情况下,就业形势比较稳定。

在莫荣看来,保持高就业的原因有4点:第一,我国经济发展维持了中高速增长,对保障就业起到重要作用;第二,新型产业发展比较好,今年电子商务、金融、计算机行业用人大幅度增加,激发市场活跃度;第三,创业带就业的效应在持续释放,一个企业就可以带动1到3个人就业;第四,政府的一系列措施尤其是积极的就业政策保障了就业的增长。

莫荣告诉记者,他们研究所研究失业预警红线,参考国际一般情况,认为调查失业率7%是一个合理的指标,而9月我国调查失业率为5.2%。

莫荣表示,要注意到失业风险在上升,劳动关系矛盾在上升,东北地区等区域不稳定的风险也在积聚。但莫荣也指出,在应对失业问题上,我国有成熟的做法。“金融危机期间,我们开创了由社会保障解决就业的‘5432’政策——5项社会保险可以缓交,除了养老保险以外,医疗、工伤、生育和失业保险可以降低费率,可以从失业保险给企业岗位补贴,让企业生存下去,尽量少裁员,这个政策比较成熟,新加坡也在实施类似的政策。”莫荣认为,我国对解决规模性的失业也有办法,如规模性的裁员要通过职工代表大会、要有相关的安置办法,还有很多经验可以借鉴。

郑东亮认为,国企改革重组会有部分员工分流,所以还需要做好分流安置。“企业和员工的协商很重要,如通过减少工时、减薪、短期放假等措施来共度难关,职工的分流安置要事先沟通商量,避免出现去年的‘沃尔玛事件’。”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