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柏林挖出致富旧事的棍骗链条,500亿新币打你账上

被胡某秀汇给吴某雯,吴红雯随后转给杨杰165万元人民币,摆账资金以定期存款的形式汇入企业账户

[摘要]之后,吴某雯找到认识多年的“干姐姐”胡某秀,说自己有“摆账”的能力,投资500万元人民币,即可在短期内获利3亿美元。结果葛某又拿出1100万元人民币,胡某秀得到了1000万元,其中的500万元,被胡某秀汇给吴某雯,作为自己的“摆账”费用。

图片 1

将大额资金存银行定期,也能获得15%左右的年利率?

5名通过“摆账”实施诈骗的疑犯在深圳被提起公诉

如果有人告诉你,他有能力将500亿欧元打到你的账上,供你凭此存单到海外银行融资贷款,短期就可获得巨额利润,但要求你支付数百万元到上千万元人民币不等的“摆账”费用,你会不会相信?这种天方夜谭式的致富神话,竟然让不少人信以为真,纷纷上钩。近日,广东省深圳市检察院以涉嫌合同诈骗罪,将通过“摆账”诈骗了上千万元人民币的杨杰、潘廷彬、吴红雯、陈裕隆、胡桃秀提起公诉。

在大型基建项目、房地产项目、政府采购项目等招投标中,以及企业注册验资、获得银行授信、做连带责任担保等,一般都需要企业账户有一定流动资金,一种被称为“摆账”的资金腾挪玩法专门对接这类需求。

新快报讯 记者付玉良 通讯员孟广军报道
如果有人告诉你,他有能力将500亿欧元打到你账上,供你凭此存单到海外银行融资贷款,短期内可获得巨额利润,但要求你支付数百万到上千万元人民币的“摆账”费用,你信吗?

一夜暴富的“摆账神话”

一种操作手法是,摆账资金以定期存款的形式汇入企业账户,双方签订合同,如果企业破产,资金需归还出资方。同时,由银行出具锁定函,保证资金到期前无法挪动,定期存款就能轻松获得3.25%-3.3%
12%的高收益。

这种天方夜谭式的金钱致富神话,竟让不少人信以为真。日前,深圳市人民检察院以涉嫌合同诈骗罪,对5名通过“摆账”诈骗者提起公诉,此案在深圳中院开庭审理。

所谓“摆账”,就是由需方提供一笔“银行费用”,而供方则将约定的巨额资金注入双方商定的账户一段时间,作为需方的“形象资金”,供其证明经济实力。

为了放大杠杆,出资人还将定存质押后获取银行贷款,继续用于下一单摆帐,如此反复放大杠杆操作后,年收益可超40%。

换来11张假欧元存单

2013年6月,女老板吴红雯经人介绍,认识了自称是“武汉市反贪局副局长”的杨杰。杨杰声称,可以为吴红雯的香港公司开设离岸账户,并能够存入500亿欧元的国家资金,吴红雯可凭该存单到海外银行融资贷款,条件是吴红雯须支付“银行费用”3000万元人民币。旋即,双方签订了“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商定双方合作,利润均分。吴红雯随后转给杨杰165万元人民币,作为“前期活动费用”。

“不管怎么运作,资金都在企业账户上没有动,风险比借贷小很多。”一位资金掮客认为。

所谓“摆账”,就是由需求方提供一笔“银行费用”,而供应方则将约定的巨额资金注入双方商定的账户一段时间,作为需求方的“形象资金”,供其证明实力。

之后,杨杰不断催吴红雯继续交钱。吴红雯找到“干姐姐”胡桃秀,说自己有“摆账”的能力,投资500万元人民币,即可在短期内获利3亿美元。被说动了的胡桃秀与吴红雯签订投资理财合作协议,约定由胡桃秀支付500万元人民币的“摆账”手续费,吴红雯在3个至5个银行工作日内划拨10亿至30亿欧元的资金到胡桃秀账户用于理财,所得利润双方均分。次日,胡桃秀将500万元人民币汇到吴红雯账户上。吴红雯当天就将其中的300万元转给了杨杰。随后,杨杰、陈裕隆将两张通过自称是“中国银行海南省分行行长”潘廷彬开具的面额分别为500亿欧元和5亿欧元的中国银行海南省分行的现金存款凭证交给吴红雯。吴红雯认为500亿欧元存单面值太大,“不好操作”,杨杰等人又为其更换为11张50亿欧元,共计550亿欧元的存单交给吴红雯。案发后,经相关部门鉴定,欧元存单均系伪造。

然而,这种看似毫无风险的定期存款依然暗藏隐忧,核心问题在于此类操作借款企业本身达不到银行授信标准,如果企业破产清算,这笔定期存款也可能血本无归。而且,锁定函本身的法律效力也存疑。

2013年6月,女老板吴某雯经人介绍,认识了自称“武汉市反贪局副局长”的杨某和自称“空军作战处处长、军委深圳工作站将军”的陈某明。两人声称,可以为吴某雯的香港公司开设离岸账户,并存入500亿欧元的国家资金,吴某雯可凭存单到海外银行融资贷款,但条件是需要支付“银行费用”3000万元人民币。

尔虞我诈的“摆账”圈子

摆账分“虚”“实”

吴某雯信以为真,商定双方合作,利润均分。吴某雯于是转给杨某165万元人民币,作为“前期活动费用”。

吴红雯是硕士研究生,有多年金融工作经验,过去自己也曾上过“摆账”的当,按说应该能识破这种拙劣的金融骗局。但在“摆账”圈子里,她既是受骗者,同时也积极向他人推销“摆账神话”。在向“干姐姐”胡桃秀推销的同时,她经人介绍认识了被害人邱某。吴红雯告诉邱某,她有能力“摆账”500亿欧元现金,每年可以产生100亿欧元左右的增值利润,但需要1000万元人民币作为办理银行保函的费用。为取得邱某信任,吴红雯还向其出具了杨杰给她的5亿欧元的银行存款凭证以及其名下187.5亿欧元的瑞士信贷银行的虚假存款证明。邱某信以为真,将1000万元汇给吴红雯。吴红雯随即将这笔钱汇给了上家杨杰。

摆账也就是摆账款,也称形象资金,指资金方将资金暂时存入借款方账户,名义上作为借款方资产,但只能用作资金证明,不得挪用或作其他用途。到期后,借款方将资金全部收回,并获得借款方额外支付的利息。

之后,吴某雯找到认识多年的“干姐姐”胡某秀,说自己有“摆账”的能力,投资500万元人民币,即可在短期内获利3亿美元。

而胡桃秀也不是等闲之辈。她转给吴红雯的500万元,也不是自己的钱,而是她通过“摆账神话”,从被害人葛某手中拿到的钱。葛某先认识了“美国AMA基金公司中国区联络人、代理人”陈裕隆,被陈裕隆及其同伙的“摆账神话”所打动,向陈裕隆支付“摆账”费用560万元人民币,以求获得70亿美元“摆账”。后陈裕隆又结识了胡桃秀,将其介绍给葛某,胡桃秀谎称只要葛某提供银行运作费1000万元人民币,她就可以在10日内融资3亿美元到葛某在伦敦汇丰银行的账户上。结果葛某又拿出1100万元人民币,胡桃秀得到了1000万元,其中的500万元,被胡桃秀汇给吴红雯,作为自己的“摆账”费用。

“借款方一般是工程类企业,为了招投标时把账面做得比较好看。资金额度都在5000万元以上,多的在10亿元左右。”一位资金掮客称。该掮客向记者提供了最近完成的两单摆帐的相关资料,并介绍了操作流程。上海某房地产开发公司注册资本金尚不足1000万元,通过土地使用权出让方式取得了上海某街坊旧改项目的房地产开发权,但政府要求企业账上有3亿元资金,以证明有实力开发该项目,于是找到摆账公司借款3亿元“帮忙”。

两人随后签订了合作协议,约定由胡某秀支付500万元人民币的“摆账”手续费,吴某雯则划拨10亿—30亿欧元的资金到胡某秀账户用于理财,所得利润双方均分。

检察机关指控,杨杰等人通过“摆账”涉嫌诈骗吴红雯1465万元;吴红雯涉嫌诈骗邱某、胡桃秀1500万元;陈裕隆等人涉嫌诈骗葛某560万元;胡桃秀、陈裕隆涉嫌诈骗葛某1100万元。

经过摆账公司详细的调研后确认合作,上述房地产企业在摆账公司指定的银行开立三方托管账户,并提前支付利息,一般是日息2.5‰-3‰。

第二天,胡某秀即汇款500万元人民币到吴某雯账户上。吴某雯当天就将其中300万元转给了上家杨某。

“摆账”骗局何以得逞

摆账公司随即将资金汇入该账户,再由银行开具锁定函,并交由摆账公司,但房地产企业可随时查账。双方还约定资金不能作其他用途,5天后,摆账企业凭借锁定函收回资金。

后来,杨某、陈某明给了吴某雯11张50亿欧元的“存单”。案发后,相关部门鉴定,这些欧元存单都是伪造的。

“这是一种新型的诈骗犯罪,嫌疑人利用当今社会不少人求富心切的心理,虚构出一个快速发横财的天方夜谭,而且为自己编造出一些高大上的身份,让被害人相信自己很有背景,可以调动大量的资金。伪造的存款单据和像模像样的合同文件,也是他们的重要道具。”深圳市检察院检察官李荣斌分析说。

上述资金掮客称,为了资金安全和操作便利,银行必须由出资方指定,银行负责人须与出资方有“很好”关系。银行在摆账过程中可以获得大额存款,企业也获得了仅凭实际资金实力尚不能获得的项目。因资金需求时间长短,摆账分为虚摆和实摆。

在金融圈混了多年的研究生也栽了

用几百万元、几千万元“摆账”资金,就能获得几十亿甚至上百亿欧元的存单,明显不符合常理,难道嫌疑人就不怕被害人去银行验证吗?犯罪嫌疑人有三个常用的对策:一是要求被害人不能查存款证明的真假,在合作协议中规定“乙方保证单据仅限于本人使用,绝不外传”;二是告诉被害人必须交足“摆账”费用才能到银行查询,并以“摆账钱没有交够”为由来解释账上没钱;三是拿假的存款凭证给被害人看,鱼目混珠。

虚摆一般只有3-5天,最多10天,多针对单个项目,日息2.5‰—3‰,主要是为了招投标增信、注册验资等。

据了解,吴某雯是硕士研究生,有多年金融工作经验。但在“摆账”圈子里,她既是受骗者,也是推销人。

该案承办检察官徐志勇介绍,5名被告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虚构事实签订融资协议,骗取他人财物,其行为触犯了刑法,应当以合同诈骗罪追究其刑事责任。但该案的特殊之处在于,此案中,“被害人”和“被告人”的身份竟然有交叉:杨杰一伙涉嫌诈骗了吴红雯1465万元人民币,而吴红雯又涉嫌诈骗了邱某、胡桃秀1500万元人民币;而胡桃秀也涉嫌参与诈骗了葛某1100万元人民币。部分涉案人员辩解说,他们没有诈骗的故意,相信可以通过这种资本运作获得巨额利润,他们只是中介而已。检察官说,这些“摆账”圈子里的人,每个人都是织网者,都在将这个一夜暴富的神话推销给下一个人,一旦有下家落网,圈子里的上家就会共同分赃。可以看出,他们每个人都只关心能不能找到出钱的下家,然后与上家瓜分下家的运作费,至于摆账合同能否履行,根本不在他们考虑之中。就像吴红雯和胡桃秀,并没有“摆账”能力,却信口开河,轻易承诺不可能获得的收益,最终把自己打造成这根诈骗链条上的一环。

该掮客向记者提供的另一单摆帐操作即属虚摆:帮助北京一家去年底成立的PE公司,将注册资本从5000万抬高至5亿元。

在向“干姐姐”胡某秀推销的同时,她认识了被害人邱某某,并用同样的方法,说服邱某某拿出1000万元人民币作为办理银行保函的费用。吴某雯随即将这笔钱汇给了上家杨某。

云南八谦律师事务所律师晋银涛表示,此类摆账行为俗称“垫资”,普遍存在于民营企业之间。主要违反了《公司法》禁止性规定,即“公司股东应当按期足额缴纳各自所认缴的出资额,公司成立后,股东不得抽逃出资”。并且,将来公司清算时,债权人有权要求股东在抽逃出资范围内对公司债务承担清偿责任。

而吴某雯的“干姐姐”胡某秀也不是等闲之辈。她转给吴某雯的500万元,也不是自己的钱,而是用同样的收费从葛某手中拿到的。

另外,我国《刑法》设定了“抽逃出资罪”,抽逃出资数额巨大或者造成严重后果的,将构成犯罪。一旦构成抽逃出资罪,摆账公司将可能被牵连。

葛某先认识了“美国AMA基金公司中国区联络人、代理人”陈某隆,支付费用560万元人民币,以求获得70亿美元。

然而,今年10月25日,国务院召开常务会议,部署推进公司注册资本登记制度改革,其中包括,取消有限责任公司最低注册资本3万元,不再限制公司设立时股东的首次出资比例和缴足出资的期限;推进注册资本由实缴登记制改为认缴登记制。因而,对“抽逃”注册资金如何量责已发生变数,有专家说,“这将使得注册资金不必被绑定在固定账户下很长一段时间”。

后陈某隆又结识了胡某秀,将其介绍给葛某。胡某秀谎称只要葛某提供银行运作费1000万元人民币,她就可以在10日内融资3亿美元到伦敦汇丰银行葛某名下。

现实的状况是,实摆则是三个月以上,一般为一年的项目,主要面对需要经常摆账的企业。以一年为例,资金会以定期存款方式存入借款方账户,指定银行监控账户资金。双方还会签订合同,如果企业破产清算,这笔摆账资金需要全部归还。这种看起来万无一失的“定期”存款年收益率高达15%。

结果葛某又拿出1100万元人民币,胡某秀得到了1000万元,其中的500万元,被胡某秀汇给吴某雯,作为自己的“摆账”费用。

放大杠杆年获利可达40%

最终,葛某与邱某某分别被骗1660万元和1000万元。

从虚摆来看,假设同一笔资金,每次操作的收益约1%,每月三单就能获益3%左右,如此简单计算,一年累积收益约30%。但为何一次性摆账一年却只有12%左右的收益?答案就在于,实摆可以放大杠杆操作。而上述提及的出资方要指定开户银行的另一个目的,也正是为了方便放大杠杆。

“这是一种新型的诈骗犯罪。犯罪嫌疑人利用当今社会不少人求富心切的心理,虚构出一个快速发横财的天方夜谭,而且为自己编造出一些高大上的身份,让被害人相信自己很有背景,可以调动大量的资金。伪造的存款单据和像模像样的合同文件,也是他们的重要道具。”

“资金存入借款方账户后,办理定期存款,再将定期存单质押给银行办理质押贷款业务,并以此银行贷款再去做下一单摆账。反复操作放大杠杆,一年收益可高达40%。”上述资金掮客介绍。

——深圳市检察院主任检察官李荣斌分析为何疑犯能轻易得手

同时,银行更愿意配合操作实摆,不仅避免虚摆造成的短期存款大幅波动,还能放出贷款获取收益,而且虚摆也不能保证每月稳定有三四单。

据某股份行支行公司业务部负责人介绍,存单质押贷款根据客户资质可获得的最高贷款额度为存单额的95%,贷款利率一般执行基准利率,年息6%左右。

实摆的难点也在此,实摆需要借款方提前支付给摆账公司至少5%平仓款,以及12%利息,即至少借款企业本身要有相当于摆账资金17%的流动资金。

玩法还在不断变化。

除了上述提到的锁定函、定存质押贷款两种方式外,摆账还可以利用银行承兑汇票操作,这对摆账公司与银行的“关系”要求也依次提高,但摆账公司的风险却在依次减小。

然而,某股份行支行行长助理称,申请银行承兑汇票需要融资企业本身具备银行授信额度,并且缴纳足够比例的保证金,这样的企业从银行获得低利息贷款相对很容易,并不需要摆账资金,同时也说明借助摆账资金的企业本身并不具备银行授信。

高收益藏隐忧

无论是何种操作,摆账资金都趴在企业账户上,且没有任何不相干的人可以挪走,按道理说,风险应该降到最低。

但实际上,并非如此。最大的风险就在于借款企业一般都达不到银行的信贷要求,其倒闭、将资金作其他用途,结果都会是出资方不能收回资金。

“不同企业借摆账资金的目的不一样,用作招投标增信的风险比较小,最怕的是,融资企业借此资金去开票,做担保业务。”上述资金掮客坦言。

除了上述提及的存单质押贷款存在违规操作,银行开具的锁定函,其本身的法律效力也存疑。

据上述股份行支行行助介绍,从函件内容的性质来看,锁定函属于银行保函,但银行保函品种中没有这一名称。如果是资金监管函,只有法院、警方等能对资金进行冻结和划拨,账户企业合法用款,银行无权干涉,只能通知摆账公司。另一个“安全栓”——合同,规定了企业破产清算时要全部归还资金,合同会被执行吗?

晋银涛表示,关于单位存款所有权归属问题,目前我国法律尚无明确规定,但从国际法学理论界及我国司法实践来看,通常情况下单位存款所有权被认定为归属存款人,所以摆账本质上属于借贷关系。若摆账双方是企业,借贷关系因违反我国金融法规禁止性规定而无效,摆账资金安全性无法律保障。

倘若一方是企业一方是个人,虽然借贷关系有效,但摆帐资金一旦存入借款方账户,即被认定为是借款人财产,借款人因资不抵债被诉至法院,摆账资金将可能被法院冻结并强制分配。而摆账资金方对借款人形成的债权并不优先于其他债权人,一旦错过诉讼和保全时机,将有可能血本无归。

“实际操作中,做一年期实摆的并不多,主要是怕钱被作其他用途和借款方破产。”上述私募基金人士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