宅女与小区抄水工的性爱偶遇,勤快妈妈常常养出懒惰孩子

齐慧临时洗了个干净杯子倒上一杯饮料递给抄水工,你说王美丽算不算美呢,阿姨一家在兰州生活了将近四十年

齐慧的工作决定了他就是个标准的宅女。她开了一个小网店买点小商品,自己也爱写作,定期往报社、杂志社、网站投稿。对于齐慧来说,每天的事情就是吃饭、电脑、睡觉,偶尔去趟邮局发货。

文|嚓嚓

图自网络

凭借她的姿色与能力,出去找工作、找男朋友都不难,但是她实在很懒,懒得动身体,懒得动感情。尽管如此,齐慧还是渴望有男人爱自己,尤其是肉体上的接触。活了二十多年仍没有品尝性爱的味道实在是“可耻”的事情。

王美丽是我好朋友。

前几天在火车站遇见一位阿姨。她是在西北生活了将近四十年的东北人。

这一天,齐慧莫名其妙的来了欲望,正当她想用玩具自慰的时候,门铃响了。她慌忙草草收拾好自己的着装去开门,一位很精神的年轻站男士在门前,对方是新上任的抄水工。齐慧心里乐开了花。

如果14岁遇到的人还能算发小,那王美丽就是我正经八百的发小。

阿姨有着典型的北方人的爽朗热情与健谈。火车上的时候总是枯燥无聊的,于是阿姨跟我聊起家常。

齐慧很热情地招待对方进屋坐,抄水工进屋略微皱了皱眉头。屋子里很乱,到处是乱扔的杂志书籍,泡面桶、饮料瓶、膨化食品包装纸堆满了桌面,阳台上挂着一些洗得褶皱的衣服,地上还有一堆为洗的脏衣服。

你说王美丽算不算美呢?

阿姨一家在兰州生活了将近四十年,她有个独生女儿,女儿在重庆上完大学就留在了重庆并且结婚生子。阿姨和老伴退休后便跟随女儿也到了重庆生活。

齐慧临时洗了个干净杯子倒上一杯饮料递给抄水工,面对自己的“狗窝”她自己也有些不好意思。

我觉得算,黑美黑美的。

阿姨跟我说,最近她有些烦心事。女儿一家三口买了新房,已经收拾妥当,马上要搬新家了,新房离父母的旧房并不远,女儿说这样方便照顾。女儿还说,这样妈妈每天过去做饭的话不用跑太远,怕妈妈太辛苦。

抄水工仔细打量了一下齐慧,娃娃脸配上短发非常可爱,白嫩的肌肤没有一丝瑕疵,身材很匀称。睡裙下裸露着两条纤细的双腿,虽然睡裙很宽,上身仍旧隆起两座“小山”。

她从小就很妖精,就是那种穿个校服都要打个结在肚脐眼的小妖精。

说到每天给一家子做饭收拾家务,阿姨开始有些抱怨,说自己是个爱干净爱收拾的勤快人,怎么会养出一个懒惰到扫帚倒在地上都不会扶起来的孩子呢?她说,女儿女婿都很懒,在家什么都不干,下班回来就是沙发土豆,做好饭端上桌还得叫几遍才肯上桌。吃完饭又是沙发上一躺继续做土豆。

然而,就在他找落座处时,齐慧过来帮他收拾沙发上的杂志,不知道她成心还是无意,抄水工发觉对方已经“抱住”了自己的腹部。自己站在沙发前一动不敢动,而齐慧若无其事地隔着他收拾沙发,手臂和双峰时不时触碰抄水工的大腿。

这么妖精,当然吸引了不少刚发育的黄毛小子。

阿姨是个特别有条理的人,衣柜里上衣是上衣,裤子是裤子的分门别类放好,叠放得整整齐齐。而女儿总是把她自己的衣柜弄得乱成一团,要找上衣却翻出的是裤子,所以如果阿姨出去买菜或逛街去了,女儿找不到衣服或者其他任何东西都只会一个电话打给阿姨:妈,我刚买的牛仔裤放哪了?
妈,我的红色的靴子找不到啊?妈,我们家的电卡在哪个抽屉?…….

抄水工非常不好意思,他不知道该说什么。齐慧示意请他坐下,没想到就在抄水工很“僵硬”地坐到沙发上时。齐慧竟然佯装绊在对方的腿上,一下子倒入抄水工的怀中。

唐老鸭就是其中一个。

图自网络

上一篇12下一页

唐老鸭当时在我们班吧,一看就是个乡村古惑仔,烫个爆炸头,一条牛仔喇叭裤晃啊晃,经常和我们班其他三个男混混一起,被称为四大金刚。

阿姨一再的表示自己的困惑,女儿怎么没有遗传到我的勤快呢?有时候我见他们脱下来的内衣放在那里,我就想,我也不管,看他们洗不洗?唉,真是气死人了,他们一放就好几天,就是不洗,最后我实在看不下去了,给他们洗了。小外孙女也是跟她妈一样懒散,不爱收拾。

上课睡觉,作业就抄,考试靠瞄,一看就是没办法给社会主义添砖加瓦的人,我们这种共青团优秀储备干部当然要离他们远一点。

我笑了笑,说:阿姨,您没有想过吗,其实是您自己的错,他们这么懒完全是您给惯的呀!

不知道为什么,王美丽和唐老鸭早恋了。

您看,家里什么事情您都做完了,他们需要做什么?什么也不需要啊。您看不惯家里乱的人,总会去收拾,那好,他们知道所有的事情他们不做你都会帮他们做好,当然是越来越懒啊。

我当时在学校像广场一样大的食堂里知道了这个事,吓得我下巴都没合拢,非常不爽的翻了一个白眼:你要是和他结婚,我不会去你的婚礼,也不得给红包!

在我成为打工妹的第一年,王美丽和唐老鸭结婚了。

我坚定不移地履行了自己的诺言,既没有参加婚礼也没有包红包。

(注:真实情况是初打工不好意思请假,工资还不够机票)

有一次我问王美丽,怎么就嫁给他了呢?

王美丽给我举了两个例子:

1我大学四年没洗过衣服,唐老鸭每周到我学校一次,把衣服拿回去洗,洗好了送到学校来。

2有一回过年,我妈让我把老家的房子收拾一下,打算回老家过年。我就喊唐老鸭开车把我送回去,一进门我就在沙发上一坐,连遥控板都懒得拿,喊他给我开电视。然后他一个人把家里收拾得干干净净,洗被单把手洗得通红。

听完以后,感觉天空飘来五个字,人不可貌相。

其实现在,唐老鸭同学早就不是当初那个样子了,收拾收拾还是很拿得出手的,发油一抹,看上去跟传销老大差不多,至少月入十几万那种。

哦,上面都在讲结婚前的事情。

你是不是要露出一副幸灾乐祸的表情?

不好意思,结婚以后,人家生活还是那么幸福。

小慧和男朋友吵架的时候,我就讲了王美丽的故事给她听。

小慧张口就是,那王美丽运气好啊,那么早就捞到一个好男人!

必赢366的网站,然后我就问:“你为什么要给男朋友吵架?”

小慧:“他说要民主。他煮饭我要洗碗,他扫地我要拖地,他洗衣服我要晾衣服,我看电视剧他要打游戏,我买包包他要买零食…….”

如果处在一个客观冷静理性分析的立场,你会说,这有问题吗?

但,对一个女人来说,

搞什么?

追老娘的时候怎么没说【我今天送你一束花你明天还我一袋米呢?】

分这么细是不是两个人花了多少钱记着帐打算平摊啊?

不是说爱老娘要照顾老娘吗?干点活就甩脸色?

这就是你丫说的爱啊?

给老娘讲道理?

老娘不讲理找不到对象啊???@#¥%……&《》!@?:

嗯,这就是女人的逻辑。

如何解决这些矛盾?我最近看了一本书,有所顿悟。

这本书叫做《你的权利从哪里来》

(怎么样,听书名是不是感觉嚓嚓逼格很高,哈哈哈,无缝插入装逼环节)

这本书的大概是说,人类的权利既不是神授,也不是自然赋予,而是来自于人类共同的不义经验。

什么意思呢?

我们喜欢的东西标准或许各不相似,但是我们不喜欢或者认为不对的事情,会有高维度的重合。

打个比方,我喜欢橘子, 你喜欢苹果,但我们都不喜欢屎。

这就是为什么你和另一个人共同喜欢办公室的某某某,如果这个某某某是同性,那么你和另一个人可能会成为朋友,如果这是异性,就呵呵了。

但,如果你和另一个人共同讨厌办公室的某某某,那么恭喜你,你迅速找到了一个战壕的朋友,每日有数不尽的吐槽话题。

我的例子是不是很生动?快表扬我!

回到两人相处的问题上。

读高中的时候我就原创过一句鸡汤:

喜欢,就是你看见一个人,身上全是优点;

爱,是你看到一个人的所有缺点,但是你依然想和这个人在一起。

这不是说爱是无限度的包容,你所有的缺点我都忍了(我是不信这套的)。

而是,我找的这个人,Ta所有的缺点,都不足以激怒我。

这就是传说中的合适。

你或许不知道最好的爱情是什么,但你一定对最坏的爱情有详细的标准。

所以当你飞蛾扑火去追求所谓【最好的爱情】通常没有什么好下场,但是你选择一个不触犯你原则的【平淡的爱情】反而走得稳妥安心。

如果你能找到两者的平衡点,那我给你说声恭喜。

王美丽和唐老鸭的生活如此幸福,难道仅仅是因为王美丽运气好,捡到唐老鸭这个好男人吗?

真是这样,那你天天求生拜佛好了,坐等老天赐你一个好男人咯。

王美丽这辈子注定了不会动手洗碗的人,就算换四五个男朋友,也一定找爱干家务的勤快人,要不她给我讲为什么嫁人的时候都是举的帮她干活的例子,而不是带她去吃大餐给她买名牌包对她一掷千金。

真实情况是,唐老鸭除了做家务也有很多坏毛病,抽烟喝酒啦,成家不立业啦等等,而王美丽除了不干家务以外,其他方面都表现得无比优秀。

首先她嘴很甜,把公公婆婆哄得笑不拢嘴那种。

其次人家特别注重场合,会打扮会看脸色,懂得在场面上给男人留面子。

最后,她非常了解唐老鸭的底线在哪,绝不踩雷。

小慧和男朋友的问题在哪?他们的主要矛盾集中在做家务。

如果是两个人都不爱干家务,又不能妥协,那就是不合适。

(除非很有钱,大家都不需要动手就另当别论了。)

如果是一方觉得做家务没问题,只是觉得对方没有表现出对自己的关爱,那找另一种方式弥补啊,揉个肩搓个背发个嗲送个礼物呗。

生活上双方都应该理清对方最厌恶的几件事,原则上双方都应该树立共同标准。

最不喜欢做的事情,换着做。最不能忍受对方做的事情,不做。

这才是爱情里的民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