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奥斯维辛集中营,奥斯维辛之谜

看守见有人不起身,这让奥斯维辛成了纳粹所有集中营中杀人数量最多的地方

第三节 人间地狱——奥斯维辛集中营

一列火车喘着粗气在岔道口停下,许多双手从钉着铁丝网的车窗里伸出来,车厢中传出沙哑的嘶叫:“水,水,看在上帝的面上给我们口水喝吧!”还有人摇晃着手中的表和金项链,表示他们愿意用这些东西换口水喝,但依旧没人理睬他们。火车前方是一堵高大的围墙式建筑,正中是一个尖顶塔楼,铁路的各条岔道汇成一股从塔楼下的大门中穿过。塔楼上镶着一个巨大的时钟,两侧装有探照灯,墙上写着“劳动使你获得自由”的大幅标语。铁路两旁是用电网隔开的建筑物。车里的人还不知道,这就是他们旅程的终点——奥斯维辛集中营。

奥斯维辛集中营内关押着的人们

火车刚一停稳,一群身穿黑色军服的乌克兰看守就跑上去打开各车厢的大门。这时站台上的喇叭用德语发出严厉而急促的命令:“犹太人,出来!出来!出来!快!快!快!”车门一开,渴极了的人纷纷从1米多高的车厢上跳下来,不管干净与否地趴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喝着积水。有家小的男人忙着搀扶自己的亲人往下跳。看守仍嫌人们动作太慢,窜进车厢连推带搡地往下赶人,见到箱子、包袱不由分说地往外扔,见谁在门口犹豫提起脚就往下踹。车厢很快变得空荡荡的,只有一位白胡子老人靠在角落里没有动弹,冷冷地注视着看守们恣意肆虐。看守见有人不起身,过来就是一脚,见还不动又照着脸上抽了一鞭子,血顺着老人的额角淌了下来。老人突然用看守听不懂的语言仇恨地发出一串诅咒,倒弄得看守一怔。这时一个党卫军军官走进了车厢,见状扒开看守走到老人面前,冷笑着拔出手枪,对准老人的前额开了一枪。

奥斯维辛集中营中的女囚

在看守们凶狠的斥骂和踢打声中,人们很快在各车厢前一群群地集合起来。妇女们惊恐地搂着自己的孩子,不知道要发生什么事情。这时人群中出现了一些穿着白大褂的党卫队医生,他们冷冷地打量着眼前的人,一声不吭地把手往左一摆或往右一摆,乌克兰看守马上把人推向左边或右边。人们不知道他们要干什么,只见分到左边的人年纪较轻,右边的人净是些老弱妇孺。待所有的人都划分完毕,一个党卫军军官拿起话筒叫人们把行李全留在站台上,说等会儿有人替他们送到宿舍去,不放心的话可用粉笔在箱子上写上自己的名字。然后看守们把各车厢前的左右两群人分别集中起来,编成两队前后赶进奥斯维辛集中营。

这是1941年秋以来每天都发生在奥斯维辛车站的情景,有时一天会有好几次。许多人在看到墙上“劳动使你获得自由”的标语时,反而有一种如释重负之感,因为在里面不过是劳动,就算辛苦点总比在外面一天到晚担惊受怕好得多。几乎没人怀疑这个集中营在搞什么名堂,只能闻到空气中有一股浓烈的恶臭,有经验的人闻出那是焚烧尸体的味道。他们还看到营区里有五六根大烟筒一齐向空中喷吐浓烟。但容不得他们多想了,看守们已把他们赶进了营区的大门。殊不知,跨进去的这一脚便标志着他们的人生旅程走到了终点,那个大门便是赫赫有名的“死亡之门”。远处又传来呜呜的汽笛声,又一趟“死亡专列”开来了!

在波兰的首都华沙西南方向大约257千米的地方有一个小城镇,它名为奥斯维辛,这里有12000多人。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前,除波兰之外,几乎没有人知道它的存在,因为这里的地理环境非常不好。它位于平坦的盆地的底面,周围是一些死水池子,这里潮湿、发臭,甚至还有着许多的传染病。在这个环绕着奥斯维辛的雾气朦胧的沼泽地上没有人居住是不足为奇的,正像有个人曾经说过:“死亡看守着那里,一千年来没有人烟了。”

假如死亡之神在这里看守了1000年,那他没有白费力气,因为就在这里德国人设立了“奥斯维辛集中营”,在这里曾经每天都有1万人通过毒气室,并且据集中营长官自己的计算,至少300多万人被这种方法和其他方法处死了。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纳粹德国采取了“种族清洗”和“种族灭绝”的政策,而奥斯维辛集中营就是这项政策一处最大的实施地,法西斯分子们在这里进行了惨无人道的暴行。

奥斯维辛集中营在最初的时候只是波军的一座旧兵营,后来为了关押波兰官员和反德斗士,改为了集中营,并在附设的劳役营“改造”他们。1941年3月1日,纳粹德国党卫队领导人希姆莱视察该营后,决定对其进行扩建,这也就出现了后面完整意义上的“地狱”,这里主要被用来杀害犹太人,并其收容者进行极为严苛的工作、集体处决以及人体实验。

由于历史原因,犹太人在欧洲受到了严重的歧视和迫害,希特勒更是利用欧洲长期的反犹情绪,加以煽动,并将之推向了极端,一直鼓吹“日耳曼人是世界上最优秀的民族,而犹太人则是世界上最劣等的民族”。1942年1月20日,纳粹德国举行了万湖会议,并通过了“犹太人问题最终解决方案”,该方案决定通过集中营对犹太人进行有系统的大屠杀行动。

扩建后的奥斯维辛集中营总面积达到了15.5平方千米,把附近的7个村庄全吞了进去。这里成了一个完整的、规模巨大的康采恩,由33个集中营组成。全营分为三个大区:

奥斯维辛Ⅰ号——主营。它是康采恩的行政机构,盖世太保中心,为德军服务的军用经济企业都位于这里。

奥斯维辛Ⅱ号,官方称呼是比克瑙。它的主要任务是在毒气室中进行大规模的屠杀。

奥斯维辛Ⅲ号,亦称布纳,是建筑和生产人造橡胶和汽油的大型企业。

这些奴隶工厂很快产生了巨大的经济效益,仅开工八九个月就向党卫队上交了近1300万马克的利润。

1945年,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之后,全世界有几十万人,甚至几百万人都在询问:“我们的爸爸、妈妈、姐妹、妻儿、丈夫和兄弟在哪里?”他们只知道,在1942年、1943年和1944年,他们的亲人被送到了东方,送到波兰的某个地方去了。一些人最终是从“比克瑙劳动营”得知亲人们最后的消息的。

奥斯维辛集中营内的焚尸炉

从“死亡列车”上下来的人们被分成了两支队伍,身强体壮和有一技之长的被带到一个地方进行劳作,而剩下的老弱病残队伍则被带到几幢房舍的外面。所有的人在篱笆短墙的后边被命令脱去衣服,房子门口有个“消毒室”的条子,看守们的解释是,这样做是为了给他们消除虫子。这些人在脱光后被推进了房子里面,然而这些“沐浴消毒室”实际上是毒气室。210平方米的房间里赶入2000多人,门关紧以后就开始从沐浴喷头向室内喷入氰化氢毒气。15~20分钟后人们就会被全部毒死。看守们把门打开,拽出尸体,摘取金牙、首饰、假肢,剃下头发卖给德国资本家织毯子,剥下纹身者的皮做灯罩,然后把尸体送入紧挨毒气室的焚尸炉焚烧,骨灰卖给农场做肥料。有时焚尸炉不够用,就把尸体堆在空地上烧。木柴堆在死尸中间,在坑内大约有100具尸体的时候,木柴就被点燃了。当火头上来后,更多的死尸被堆了上去。下雨时,还会用桶把积在坑底的油脂倒在火上使它不熄灭。这些情况下,焚烧一满坑的尸体要花六七个小时,因此集中营内整天都弥漫着烧人肉的臭气。

1944年,整个奥斯维辛集中营平均每天焚烧6000具尸体,每天摘取的金牙和金首饰重达8千克。一些资料表明,这个集中营存在的3年半时间里,杀害了110万~150万人,其中90%是犹太人,也有不少吉卜赛人以及其他民族的人。还有的资料估计杀害人数为350万~400万。1942—1943年,集中营共使用了近2万千克的氰化物毒药。

在集中营的东北角还有个所谓的“医院”。在这里,希特勒党卫军医生利用囚徒做各种“医学实验”。例如将囚徒冻僵后再复苏、便捷绝育手术、毒药和新药效用的“实验”以及孪生孩子活体解剖对照研究“实验”等。“医院”还有另一任务,就是不断从囚徒中挑出体弱有病者送往毒气室消灭和监督毒气室杀人过程。

这座集中营内还有一面“死亡墙”。1940年8月,法西斯分子开始在此墙前枪杀政治犯和其他囚犯,墙上弹孔累累。据说,共有2万多人在此遇害。

1945年1月,苏联军队进攻波兰,纳粹匪徒仓皇逃窜,按照希姆莱消灭罪证的命令,把毒气室和焚尸炉炸毁,并把还可供奴役的囚徒押送德国,其余囚徒大部分被杀害。1945年1月27日,苏联军队解放主营的时候,仓库里还存放着没来得及运回德国的约7000千克头发、1.3万多条人发毯子、35万件男西服、84万件女服、3万多双男鞋和5000多双女鞋。

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1947年,波兰国会通过立法,将集中营改为纪念纳粹大屠杀的国家博物馆,作为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纳粹德国统治期间,犯下滔天罪行的历史见证。半个多世纪以来,每天都有大量的来自世界各地的人们到这里参观、沉思。

战后,德国政府对纳粹曾经犯下的罪行进行了深深的忏悔,他们敢于正视历史、真诚接受历史的教训。德国政府后来还通过了相关法律,在国民中特别是在青少年中展开公正的历史教育,并竭力反对掩饰和美化纳粹历史的行为。1970年12月7日,当时的德国总理勃兰特在波兰首都华沙犹太殉难者纪念碑前下跪,请求宽恕。1995年1月27日,奥斯维辛集中营解放50周年之际,德国前总统赫尔佐克在集中营“死亡墙”前再次向波兰人民道歉。

1979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将奥斯维辛集中营列入世界文化遗产。2007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把集中营命名为“奥斯维辛—比克瑙德国纳粹集中和灭绝营”。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纳粹德国曾修建了大量的集中营,除奥斯维辛集中营之外,比较着名的还有达豪集中营、萨克森豪森集中营、布痕瓦尔德集中营、布伦东克集中营、拉文斯布吕克妇女集中营、贝尔根—贝尔森集中营、毛特豪森集中营等。

其中,达豪集中营是纳粹德国修建的第一座集中营,曾被用来作为培训德国党卫军集中营军官的教学基地。在这里有近3.2万人被迫害致死或遭到枪杀,1945年4月29日,集中营被解放。萨克森豪森集中营被认为是“现代化”程度最高的集中营,从1935年建立到1945年4月22日解放,这里共有大约10万人死于苦役、疾病或被枪杀和焚烧。其他几座集中营也都大同小异,主要用来迫害各国的共产党人、社民党人、抵抗运动战士、犹太人、吉卜赛人以及苏联战俘等。

奥斯维辛集中营是纳粹德国在二战期间建立的集中营和灭绝营,位于波兰距克拉科夫西南60千米的小镇奥斯维辛。这座集中营建于1940年4月27日,由纳粹党卫队头目希姆莱下令修建。1942年1月20日,纳粹党万湖会议通过了所谓犹太人问题最终解决方案,决定在灭绝营内实施系统的屠杀行动。到1945年苏军解放奥斯维辛时,已经有数百万犹太人和盟军战俘在这座集中营中遭到了屠杀,具体的遇害人数已经成为无法解开的谜团。
图片 1
奥斯维辛原本是波兰南部平原上一个绿树成荫、风景宜人的普通小镇,它距离波兰古城克拉科夫只有60千米。波兰沦陷后,德国人占领了这里,党卫军将小镇上的一座波兰兵营进行了改造,将其作为关押波兰人的监狱。不久,党卫队头子希姆莱看上了交通便利却位置偏僻的奥斯维辛,希姆莱决定要把奥斯维辛建设成最后解决犹太人的理想场所。主子们发了话,走狗自然积极地行动了起来。1940年4月27日,党卫军高级官员阿帕德维甘德设计并监督改造了奥斯维辛的旧兵营。紧接着,在奥斯威辛集中营负责人的主持下,集中营陆续扩建,形成了具有14座平房、6座两层楼房的建筑群。1940年6月14日,700名波兰的政治犯被盖世太保带到了这里,成为集中营的第一批关押者。为了表示欢迎,集中营的官员卡尔弗利奇致了这样一段欢迎词:你们到这里不是来到疗养院,而是进了一座德国集中营,只有一条出路离开这里——通过烟囱。如果你们当中有犹太人,我保证他活不过两个星期。这是多么让人毛骨悚然的一段话啊!从1941年起,盖世太保不断地向集中营送来吉卜赛人、捷克斯洛伐克人、苏联人、法国人,而送来最多的则是犹太人。随着囚犯人数的急剧增加,集中营也开始不断地扩建,到了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时,奥斯维辛集中营已经变成了拥有3个主营、39个卫星营,占地40平方千米的庞然大物了。
奥斯维辛集中营之所以出名,并不只是因为其占地面积大,营区众多,而是因为纳粹在这里修建了五座带毒气室的焚尸场,这让奥斯维辛成了纳粹所有集中营中杀人数量最多的地方,它也因此得名杀人工厂。最初的时候,集中营中的刽子手们采取枪杀的方法处决关押者。可他们很快就发现这样做费时费事,奥斯威辛有名的刽子手霍斯就提议采用毒气的方式来解决犯人,而无色无味的氢氰酸毒药——齐克隆—B就成了纳粹的首选。1941年9月3日,集中营的看守将250名波兰人和600名苏军战俘关进了11号囚室的地下室,看守们向地下室投下齐克隆—B。经过1个多小时,850名犯人全被毒死,纳粹的实验获得了成功。从此开始,直到1944年11月3日奥斯维辛停止用毒气杀人,几乎每一天奥斯维辛都在上演着同一幕惨剧。装满犹太人的列车从欧洲各地开来,人们被锁在货车里。一到站台,车门被打开,犹太人在党卫队看守的叫嚷声与军犬的号叫声中被赶下火车,按照性别和年龄分成几队,那些老幼病残直接被汽车送往了奥斯维辛2号营地。车队到达后,党卫队士兵将犹太人赶下汽车,告诉他们要进行例行的消毒。然后越来越多的受害人像沙丁鱼一样被塞进了毒气室。然后,沉重的大门被关上,党卫队士兵将蓝绿色的齐克隆—B从通气孔倒入房间,然后立刻把气孔封上。恐慌的人群开始向大门旁拥挤,人们互相挤着、抓着,想越过人墙呼吸到外面的空气,然而他们最终还是血迹斑斑地倒了下去,巨大的尸堆在门口形成。半个钟头以后,集中营的看守用抽气机把毒气抽掉。然后大门打开,从犯人中挑选的特别队的人员走进了毒气室,他们先将尸体从毒气室里拖出来,然后在尸体里寻找金牙,并剃掉死者的头发。接着,特别队员将尸体运往焚尸炉,用高压水枪冲掉地上和墙壁上的血污与粪便,再喷洒香水,将毒气室恢复成淋浴室的样子,等待下一批受害者的来到。此外,纳粹除了拿走尸体上的衣物、首饰、眼镜、头发、金牙等循环再造的物品外,还残忍地剥下人皮来做灯罩或用人骨做成椅子,这些物品在后来的纽伦堡审判中都成为指证纳粹罪行的证据。从1940年开始,到1945年结束,有200万到400万人被杀害在奥斯维辛集中营中,他们中绝大多数没有留下只言片语。
1945年1月,苏联红军攻入了波兰,他们很快就逼近了奥斯威辛。纳粹的刽子手们自知灭亡在即,他们炸毁了集中营里35座仓库中的29座,炸毁了所有的毒气室和焚尸炉。在撤离之前,他们还对幸存者施加了最后一次疯狂屠杀,当苏联红军到达这里的时候,整个集中营仅存7000名瘦骨嶙峋的囚犯们,这些人皮肤薄得可以看见血管随后,苏联红军打开了仓库,在里面发现了80多万件女装、34万多套男装和整整7吨的头发至此,奥斯威辛这个人间地狱第一次为世人所得知,举世为之震惊。多行不义必自毙,纳粹的刽子手们在战后都得到了他们应得的下场。1979年,奥斯威辛集中营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为世界文化遗产名录,奥斯威辛成为人们凭吊那段悲惨历史的场所。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